<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宋初棠秦清璋小說免費閱讀在線閱讀(宋初棠秦清璋)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大結局_宋初棠秦清璋小說免費閱讀免費最新章節列表_筆趣閣(宋初棠秦清璋)

              weizuowen 0

              碰了碰她發間的流蘇,溫聲道:“你對我有救命之恩,這后宮中,哪一個女人能比得上你?何必吃醋。

              沈芯竹笑道:“你不要老是拿救命之恩說事,我不想你總是想著我是救命恩人這回事。

              秦清璋也笑。

              “好,朕日后少提。

              兩人已經走到了屋內,服侍的人都下去了,沈芯竹這才放松的靠上秦清璋的胸膛。

              只是剛剛眼里浮動的笑意轉為了一絲心虛。

              她也不好說到底是不是她救了秦清璋,只是那年奪嫡之爭太過慘烈,她恰好在路邊看見了秦清璋而已。

              但她沒說的是,當時秦清璋身上的傷口已經被包扎過了,只是不知道那人為何要將他丟在路邊不聞不問。

              沈芯竹將心中的慌亂按下去,同秦清璋說起了旁的事。

              而另一邊,瑤華宮內。

              燭火搖曳中,一排下人齊齊整整跪在那里。

              宋初棠坐在上首,清眸掃過,心里卻隱隱有著驚意。

              整整八人,玄明竟不動聲色的將她瑤華宮的奴才盡數換成了他的人。

              這皇宮之中無一人察覺。

              想起入宮前玄明擔憂的模樣,不知怎么,宋初棠心里有些暖意。

              她知道這樣的舉動有多冒險,可玄明卻說,哪怕事情敗露,也要護她安寧。

              這是第一次,宋初棠在一個男人身上體會到呵護的感覺。

              既然如此,她只要繼續扮演著這個替代品,等宋家平安離京便可。

              宋初棠揮了揮手,正要說些什么,跪著的一人卻猛地轉頭。

              “誰在那里?!

              宋初棠秦清璋小說免費閱讀在線閱讀(宋初棠秦清璋)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大結局_宋初棠秦清璋小說免費閱讀免費最新章節列表_筆趣閣(宋初棠秦清璋)-第1張圖片-微作文

              第21章

              宋初棠心里一驚,可已經有身手利落的人沖了出去。

              不過片刻,一個瘦弱的宮女便被丟在了屋內。

              “娘娘,這個人不知怎么溜了進來,鬼鬼祟祟在外面偷聽,要不要……

              那人眼神狠戾的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宋初棠抿了抿唇,冷冷看向他:“沒腦子的東西,這是皇宮重地,你以為殺個人這么簡單?

              這一刻,她身上驟然涌出的氣勢,如此尊貴不可冒犯。

              那人即刻拱手:“娘娘教訓的是。

              宋初棠揮了揮手,道:“你們都下去。

              有了前車之鑒,這些人自然也知道面前的主子不是個好惹的人物,盡皆收起了輕視之心,面色恭敬的退了下去。

              等屋內的人都走光,宋初棠才看向地上那人。

              身形瘦弱,衣著連浣洗局里的婢女都不如,就連手上,也遍布細小的傷口。

              宋初棠心臟如同被人扎上一刀,所有的隱忍全在這一刀里碎成渣。

              她顫聲開口:“吟霜……

              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那人驟然抬眸,看清宋初棠臉上的憐惜時,一雙枯寂的眼眸里頓時盈滿淚水,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喊:“娘娘?

              宋初棠站起身,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忍不住的哽咽:“你怎么……怎么將自己弄成這幅樣子?是誰如此欺凌你?

              吟霜身體顫著,驟然痛哭出聲。

              她顧不上主仆之儀,徑直抱住了宋初棠的腰肢。

              “奴婢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娘娘,奴婢終于等到你了……

              她哭聲里帶著太多委屈與痛苦,還夾雜些許害怕自己身處夢中的害怕。

              宋初棠輕輕拍著她的背,摸著她背后凸起的骨頭,心底的痛意越發劇烈。

              她的吟霜,明明是那樣精明強干的一個人,竟被欺負成眼下這般模樣!

              整整半個時辰,吟霜才終于徹底宣泄出心里的痛楚。

              宋初棠拿著手帕將她哭的不成樣子的臉擦干凈,溫聲道:“別哭了,我回來了。

              吟霜看著她那張熟悉的臉,疑惑的目光落在她那頭金發上,猶疑道:“娘娘,您這是?

              宋初棠笑著開口:“這是我跟從前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如不是如此,怎么能騙得了陛下。

              吟霜想到她現在的身份,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宋初棠又問:“你現在在何處?是陛下發落了你?

              吟霜搖搖頭。

              “自從娘娘失蹤的消息傳來后,奴婢便想辦法去了點翠宮,當時在圍場內陪在娘娘身邊的只有沈芯竹和皇上,奴婢想探聽到一點有用的東西。

              “當時陛下發現奴婢在點翠宮時還有些生氣,不過沈芯竹撒了個嬌,奴婢還是留下了。

              吟霜緊緊抓著宋初棠的手,語氣憤慨:“娘娘,當初沈芯竹是故意露出破綻,讓您被賊子擄走的,她跟她宮女抱怨時,奴婢聽得清清楚楚!

              宋初棠聽著這話,心里沒有憤怒,只有對吟霜的心疼。

              她拍了拍吟霜的手臂,輕聲道:“你跟了我這么久,應當知道她才是陛下心里那個人,又何苦跟她對上,她是主你是仆,莫要跟她糾纏。

              宋初棠想了想,腦子里計劃成型:“如今我的身份大不如以往,明日我去點翠宮接你出來,你只要……

              第22章

              吟霜聽著,眼睛發亮,連連點頭。

              只是臨走前,她對宋初棠說了一句話。

              “不管娘娘想做什么,奴婢一定拼死跟隨。

              說完,她才轉身離開。

              宋初棠看著她的背影,心里卻沉甸甸的,她有些看不清,自己孤注一擲的為宋家尋求生路,是不是他們想要的。

              一夜無夢。

              第二天上午,宋初棠便去了點翠宮。

              她服飾華貴,臉色明媚,跟迎出來的沈芯竹相比,更顯得她姿容無雙。

              宋初棠從前不察,如今看去,只見沈芯竹表面恭敬,但骨子里那股不服氣,卻明顯至極。

              她笑了笑,很是囂張跋扈的樣子,指了指她身邊的宮女。

              “你,去給我端把椅子過來,我跟這位……答應好好說說話。

              宋初棠目中無人的模樣瞬間惹惱了沈芯竹,她指甲掐進掌心,死死的盯著她,緩聲開口:“初妃娘娘與我素未謀面,有何好說的。

              宋初棠挑眉一笑:“就是素未謀面,才更應該好好了解,陛下說現在我才是后宮地位最高的人,難道連跟你說說話都不可以嗎?

              她不僅囂張跋扈,還不講道理,這幅姿態還是她想著前世那位塞外公主才模仿出來的。

              但這一套,對付宮中女人確實有用。

              她們對于高位者哪怕妒忌,也不敢流于表面,生怕自己在這后宮中被打壓欺辱,再無翻身之日。

              哪怕沈芯竹知道秦清璋最后會站在她這邊,也依舊遵循著這套處事之法。

              她朝身后的宮女使了個眼色,兩把梨木椅與一張圓桌便出現在了點翠宮的院中。

              沈芯竹甚至開口,讓宮女去做些點心與甜羹送上來。

              宋初棠不客氣的坐下,好奇的打量著沈芯竹院中的景致,片刻后,贊嘆開口:“沈答應,你這院子里的景致被人打理的真不錯,不知道是誰的手筆?

              若是其他宮中的妃嬪聽見宋初棠這話,定然會琢磨出她那份醉翁之意不在酒來。

              可沈芯竹是誰,那可是被秦清璋捧在手里,遠離后宮紛爭多年的女人??!

              是以,她將宋初棠的贊嘆當了真,甚至頗為自得的開口。

              “這也算不上什么,不過是個最普通的宮女就能做到的事情,吟霜,來讓初妃娘娘看看你的本事。

              竟是當著宋初棠的面就要指使吟霜開始干活,好賣弄她的威信。

              宋初棠眼里劃過一絲冷意,突然開口:“叫吟霜?這名字好聽,我那院子里正缺一個打掃的丫鬟,不知沈答應可否愿意忍痛割愛,將人給我帶回去?

              沈芯竹得意的表情在她這句理直氣壯的話里,瞬間裂開。

              她從未見過如宋初棠這般,第一次見面就討要婢女的人!

              偏偏宋初棠笑瞇瞇的看著她,像是這要求再合理不過,更是跟旁邊的宮女商量要給多少錢才好。

              她這里是什么集市嗎!沈芯竹簡直氣的渾身發抖。

              宋初棠看著她怔愣的樣子,神情有些不悅:“你不愿意?

              沈芯竹好險才扯出一個艱難的笑容。

              “沒有,臣妾自然是愿意的。

              第23章

              宋初棠這才笑了起來。

              她從宮女手中接過一盒明珠,往桌上一放。

              “很好,那我們就錢貨兩訖了,那個……吟霜,跟我走,咱們去找下一個人。

              宋初棠豪邁的如同山野土匪,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又浩浩蕩蕩的走。

              帶走了吟霜,留下了明珠。

              等去拿吃食的宮女回來,院子里只剩下氣的臉色扭曲的沈芯竹。

              她是秦清璋特意安排在沈芯竹身邊的人,自然眼明心慧。

              她走到沈芯竹身邊,將吃食盒子放下,低聲道:“答應,吟霜被要走了?

              沈芯竹沒好氣的開口:“可不是么,她還給了我一盒不知道什么東西,說是當買下吟霜的錢,這樣言行無狀,真不知道她學的什么規矩!

              宮女沉默著打開盒子一看,里面將近十顆齊齊整整的明珠幾乎晃花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