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云深天昊是什么小說 今日熱搜好文分享鳳凰不比雞

              weizuowen 0

              我很是無所謂,磕著瓜子,笑瞇瞇地回答:「我一直拿天昊當朋友的,既然云芙喜歡,就給她唄?!?/p>

              天昊一愣。

              云芙臉都氣歪了。

              她沒想到,自己費盡心思從我這里搶走的人,我卻一點都不在乎。

              5.

              我娘問天昊:「你來退婚,你爹娘知道嗎?」

              「我爹娘都在閉關,他們不知?!?/p>

              天昊有些心虛,可看到云芙的眼淚后,他又充滿了勇氣:「我的婚事,我能自己做主?!?/p>

              我娘沒刁難天昊,心平氣和道:「你與深深的婚約,是我們做長輩的哄騙你在先,你如今要退婚可以,以后就好聚好散,別再來往了?!?/p>

              天昊聽得有些難受,偷偷瞥我一眼,喃喃自語道:「妹妹挺可愛的,倒也不是哄騙……」

              云芙臉色一沉,開始飆戲:「都怪我,都是我的錯,天昊哥哥,你和云深姐姐才是天作之合,你忘了我吧……」

              兩人執手相看淚眼。

              「此事關乎鳳凰和麒麟兩族的臉面?!刮夷锬托暮谋M,快刀斬亂麻道,「這樣吧,你先別聲張,等麒麟帝君出關,我們兩族再商議個章程出來,把這婚約給取消了?!?/p>

              天昊也沒想聲張。

              他甚至都沒想到,這婚能退得這般順利。

              可不知哪出了紕漏,才短短一日,麒麟族少君退了蓬萊帝姬的婚約,求娶她堂妹云芙的事就傳遍了四海八荒。

              要知道,自從魔族被封印,四海八荒的日子就平靜如死水,已經幾十萬年沒出過什么新鮮事了。

              所以我被退婚這事,放在整個三界,那也是相當炸裂的。

              小仙娥粉黛天真無邪地提醒我:「小殿下,其實也沒幾十萬年那么久啦~~我聽我阿娘說,五千年前殿下出生,那也是震驚四海八荒的一樁新鮮事呢?!?/p>

              我保持微笑:「謝謝哦,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呢?!?/p>

              云深天昊是什么小說 今日熱搜好文分享鳳凰不比雞-第1張圖片-微作文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粉黛沒惡意,她就是缺心眼兒。

              她阿娘是我娘親身邊的大丫鬟,也是當日給我娘接生的人。

              還記得嗎?

              就是她阿娘說:「女君,小公主是只雞……」

              不得不說,血緣真是奇妙。

              6.

              一時間,我淪為四海八荒的談資,神二代圈中笑柄。

              我爹娘大怒,事情也驚動了麒麟族。

              麒麟帝君被迫提前出關,把天昊吊起來打,還將他軟禁了起來,不讓他見云芙。

              關鍵時刻,云芙爆出自己懷孕了,孩子是天昊的。

              這下云芙爹娘不干了,上麒麟族大鬧了幾場。

              為了躲清靜,我跑到閨蜜司音家。

              她是青丘九尾狐族的帝姬,以美貌和暴脾氣聞名三界。

              一見到我,她就喊打喊殺:「你這只慫雞,流言蜚語是能躲得掉的嗎?走,老娘去為你報仇?!?/p>

              我哭喪著臉:「慫雞屬實有點不好聽?!?/p>

              她瞧著我一陣冷笑:「你不是雞?」

              「……是?!??

              「你不慫?」

              「……一點吧,但不多?!?/p>

              「那不就是慫雞?」她哼了一聲,咬牙切齒道,「勾引自己的姐夫,還臭不要臉地跟姐夫上床?我這正統狐貍看了都得拜她為師,我看這狐貍精讓她來做好了,還做什么鳳凰???」

              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司音狠狠剜我一眼,不解氣繼續罵:「明明說好了不聲張,不出一日就鬧得天下皆知,人家都給你臉打腫了,你還擱這兒笑?」??

              我無言以對。

              她冷呵:「慫雞?!?/p>

              7.

              我跟司音認識,還是因為云芙。

              當年蓬萊現天地至寶,引得眾仙家圍觀,司音也跟著家中長輩一起來湊熱鬧。

              長輩們研究至寶,顧不上我們小輩,我作為帝姬,自然擔起了待客重任。

              云芙卻稱病,好幾天不曾露面。

              漸漸就有流言蜚語說我嫉妒打壓云芙,故意把她關了起來,不讓她見客。

              很離譜,但真的有人信。

              很多人都為云芙打抱不平,司音是最激烈的一個。

              她找我干架,卻不小心掉進蓬萊秘境。

              蓬萊秘境是蓬萊島最恐怖神秘的地方,我一心急,就跟了進去。

              以我當時的修為,進去就是死路一條。

              但我運氣好,居然一路毫發無損,走到了秘境深處。

              然后看到一個被八十一根九天玄鐵鎖住的男人。

              每根鐵鏈都穿過了他的身體。

              委實有點血腥。

              男人臉色慘白,滿身血污,破碎感呼之欲出,那張臉生得比我爹的臉還要好看。

              他沒什么興趣地掀開眼皮看我一眼,卻是一怔:「終于等到你了?!?/p>

              我莫名其妙,迅速得出結論。

              大佬,惹不起,快跑!

              可到底還是慢了一步。

              鐵鏈盡數斷裂,他瞬間飛到我面前,一臉陰郁地盯著我問:「小雞,你跑什么?」

              小雞……

              我深吸一口氣,看著那些繃斷的九天玄鐵,很無語:「這些九天玄鐵鎖不住你?」

              他順著我的目光看去,語氣多少有些得意:「這四海八荒,就沒有什么東西能鎖住我,除非我自愿?!?/p>

              言外之意,他是自愿的。

              我沉默了。

              半晌,又問道:「誰把你鎖在這里的?」

              他睨我一眼,懶洋洋地回答:「你啊?!?/p>

              我大驚失色:「我還有這樣的本事?」

              他被我逗笑了,眼波流轉,勾魂攝魄:「小雞,你變了好多,嗯……變幽默了?!?/p>

              「你應該是認錯人了?!刮冶凰钠G色所攝,不敢直視,垂著頭低聲說,「我是蓬萊鳳凰一族的帝姬,我叫云深?!?/p>

              他揉揉我的頭發,還是執著地叫我小雞。

              「小雞啊,我是重華?!?/p>

              8.

              在重華的指引下,我找到了司音,她運氣沒我那么好,就剩下一口氣。

              重華不知從哪兒找了一顆紅彤彤的果子,丟給我:「喂給她?!?/p>

              我打量了一下,確定自己并不認識這種果子。

              來歷不明,不敢輕易喂給司音。

              他一眼看穿我的想法,嗤笑一聲:「怎么,怕我毒死她?」然后指了指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司音,「你自己看看,她離死也就差一口氣了,需要我多此一舉嗎?」

              那倒也是……

              我放下心來,把果子掰成兩半,小心翼翼喂到司音嘴里。

              沒過多久,司音身上的傷,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

              我托腮守在司音身邊,百思不得其解:「司音傷成這樣,我爹娘也說蓬萊秘境危險至極,為什么我一點都沒事?」

              重華躺在樹干上,閉眼假寐:「因為你是小雞啊?!?/p>

              他一口一個「小雞」的叫。

              我不僅不生氣,居然還覺得有些可愛。

              我大概是瘋了吧。

              司音傷徹底恢復好了,但是意識還沒清醒,我打算先帶她出去。

              臨走時,我問重華:「你,你還要待在這里嗎?」

              他黑眸沉靜,久久注視著我。

              我被他看得有些尷尬,他才輕佻地笑道:「小雞舍不得我?」

              我恨不得掘地三尺,把自己埋了:「算了,你還是待在這里吧?!?/p>

              他大笑,笑夠了才認真解釋道:「我答應過一個人,不能離開這里?!??

              ……

              從秘境出來后,司音跟我有了過命之交,自然成了好朋友。

              她跟我說,當時是云芙慫恿她來跟我干架,就連干架的地點也是云芙建議的。

              自那以后,司音就無比痛恨云芙。

              小小年紀,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