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好看的小說推薦梁珞怡楊御之 梁珞怡楊御之無廣告閱讀

              weizuowen 0

              一直熬到晚上下班。

              十點的街,略有些寂靜。

              和同事告別后,我獨自一人走在回去的路上,一天沒看的手機這會兒已經堆積了不少短信。

              通知欄里,獨獨一條,死死抓住了我的眼球。

              楊御之在下午六點的時候給我發了一條信息——

              【出任務?!?/p>

              簡短的三個字,卻奇跡般的將我腦子里的煩悶一掃而空。

              他這是……在向我解釋?

              然,還不等我深思,我就發現身后有個人跟了我小半截路。

              第19章

              起初我看著手機并沒有太在意。

              直到我拐進小巷子里,身后那道影子跟著一并拐了進來,那一瞬間,我胸腔里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腦子里不斷涌入網絡上刷到過的搶劫案、連環殺人案、綁架案……后知后覺的恐慌如潮水般涌來,頃刻間便將我淹沒其中。

              我害怕的握緊了手機,腦子急速的運轉著,這巷子燈光昏暗,兩側都是關了門的鋪子,這個點,我求助都無門。

              身后的人似乎加快了步子。

              我喉嚨滾動,有一瞬啞然。

              抓著手機的手本能的輸入一串爛熟于心的號碼撥出去,等我反應過來低頭看到屏幕上‘楊御之’三個字時,我自己都愣了。

              生死關頭,我最先想起的居然是他。

              白天那女孩的話再次涌入我的腦?!频辍诛h在我眼前經久不散。

              緊緊咬著牙根,我眼眶又酸又脹。

              好看的小說推薦梁珞怡楊御之 梁珞怡楊御之無廣告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正當我準備掛電話另謀出路的時候,電話那頭已經接通。

              男人清潤似撞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廓:“喂?”

              言簡意賅的一個字,帶著些許暗啞。

              我喉嚨一堵,想起身后的人,將手機舉到耳邊索性豁出去:“老公,你在巷子口等我嗎?我馬上就要到了?!?/p>

              電話那頭愣了幾秒,尾音上揚,不大確定:“老公?梁珞怡,你打錯電話了?”

              我緊緊抓著手里的包,怕的幾乎要哭出來:“老公,明天我不想上晚班了,夜路我一個人走好怕?!?/p>

              身為國際刑警,楊御之的腦子轉的極快,他當即覺察出不對勁來:“你在哪?”

              我心一松,忙報出地址:“我就說咱這梨花巷的燈要修了,你別著急,我馬上就要到巷子口了,要不你過來接我吧?!?/p>

              大抵因為我在打電話的緣故,身后的人步子慢了許多。

              可我不敢回頭。

              電話那頭很快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梁珞怡你一直往前走,別回頭,我馬上來?!?/p>

              “嗯?!?/p>

              我故作輕松的笑了一聲,聲音里卻是藏不住的恐懼。

              這條巷子好像看不到盡頭。

              我每往前走一步,就好像在朝深淵邁進一步。

              離巷子口越來越近,我的謊言馬上就會被拆穿,身后之人似乎也在等。

              最后三步,我握著手機的手逐漸收攏,聲音發著顫:“老公,我要到了?!?/p>

              如果楊御之沒來,我會如何?

              會死嗎?

              我不受控的想著那些血腥的畫面,深吸了口氣,抬腳準備跑。

              然而下一秒,一只手從黑暗中伸了出來,牢牢抓住了我的胳膊,將我往暗處拖。

              “??!”

              腦子里緊繃的線徹底崩斷,我驚恐叫著試圖甩開那只手,眼淚不受控的落下來。

              “楊御之!御之救我!”

              我從不曾這樣害怕過,這時候我腦子里能想起的,居然只有這三個字,這三個原本該被我扔進過往的長流,隨時間淡忘的三個字。

              驚恐嗚鳴,拼命踢打,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抓著我的手卻紋絲不動。

              直到恍惚間,那道微喘的聲音落到我的耳邊——

              “別怕,是我?!?/p>

              第20章

              昏黃的燈光下,那張俊秀的面龐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清潤的聲音落到我耳邊,緊跟著我便被拉著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放心,是我?!?/p>

              鼻尖是獨屬于楊御之,干凈的皂角味。

              我的腦子放空了數秒,回過神來時,我手腳全軟了,眼淚已經滑到嘴角,又濕又咸。

              顫抖著抓住他的衣襟,我抖的不成樣:“楊御之?!?/p>

              “嗯?!?/p>

              “楊御之?!?/p>

              “我在?!?/p>

              “楊御之?!?/p>

              “別怕?!?/p>

              ……

              我不停的叫著他的名字,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安心。

              楊御之耐著性子,任由我把眼淚擦他身上,等我哭夠了才將我的臉撈起來,生疏的給我擦著眼淚。

              “他走了?!?/p>

              他不大會安慰人,上輩子就是。

              可這三個字落在我耳朵里,卻給足了我安全感。

              趁著月色明朗,楊御之把我送回了家。

              這幾天爺爺跟著當年大學同學組建的老年團出去旅游去了。

              說是要趁著還能走的時候,把年輕時候的遺憾都彌補了,去祖國的大好河山走走看看,走前只告訴我歸期不定。

              這段時間,家里就我一個。

              楊御之警覺,只一眼他就看出了什么,笑著問我:“就你一個人?”

              他眉目舒朗,笑容微微。

              我心頭輕悸,低著頭慢吞吞嗯了一聲:“我爺爺跟團旅游去了?!?/p>

              楊御之后知后覺的點頭,半晌,又聽他問我:“害怕嗎?”

              我愣愣的抬頭。

              楊御之耐著性子又問了我一遍:“一個人,會害怕嗎?”

              害怕嗎?

              當然會。

              可是,不能跟他說。

              “還好,習慣了?!?/p>

              上輩子,他一出任務就是好幾個月,她在家,也是一個人。

              所以習慣了。

              大抵是不大習慣我這沉悶的樣子,楊御之略微皺眉撓了撓腦袋。

              氣氛有一瞬的凝滯。

              這原不是我的本意,可氣氛就這么落了下來。

              我無措的扯了扯過膝的長裙,試圖轉移話題:“你當時就在附近嗎?”

              我指了指手機:“給你打完電話之后,你來的很快?!?/p>

              這回,輪到楊御之無措了。

              “我……當時就在附近?!?/p>

              “嗯?”

              我茫然一瞬,他沒事上這附近干什么。

              楊御之耳朵都憋??紅了,無聲別開腦袋,他似是在糾結,好半天才開口:“沒什么,你早點睡,再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p>

              話題結束在這句話上。

              抓著裙擺的手驟然松開,我舒了口氣。

              只是,我沒想到下一次見面,會那么快……

              那晚的事情過去三天,我的生活似乎又和往常無異。

              直到第四天下午,火燒似的太陽針扎一樣刺在皮膚上,激的人躁動不安。

              我從店里出來時,看到店前圍了不少人。

              熙熙攘攘的人群圍在一起伸長了脖子看熱鬧:“那邊好像出了什么事兒?!?/p>

              “我看見了,有個持刀行兇的男的在路邊殺人呢,見人就砍,嚇人的狠?!?/p>

              “聽說是老婆跟人跑了,被逼瘋了?!?/p>

              路人左一句右一句,我沒想看熱鬧,抓著包準備走。

              人群卻倏而爆發出了一陣驚恐的尖叫:“啊——”

              “過來了過來了!快跑!”

              我才邁開的步子還沒來得及落地,身前挎著菜籃子的大媽忽然滿臉驚恐的朝我撞來。

              我被撞得崴了腳,整個人狼狽的跌坐在地上。

              身前的陽光卻在下一秒被一道身影盡數遮擋。

              我聞著血味,不好的預感在我心中橫生,抬頭就見一個滿身血跡的男人拿著把刀,朝我露出了一個詭異陰狠的笑容。

              “賤人!我好吃好喝的養著你,你居然敢跟別人跑!”

              “我不是,你……你認錯人了!”

              此時周圍的人都已退出去好幾米遠,獨獨剩我一人坐在地上,仿若一只被野獸盯上的野兔。

              男人還在步步朝我緊逼,我只能手腳并用拼命后退。

              我不懂,為什么重來一次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這些。

              可我無暇細想,男人已經走到我面前,面露兇光朝著我揮刀:“賤人!去死吧!”

              “噗嗤!”

              第21章

              我本能抬手擋在身前。

              皮開肉綻的聲音在我耳邊炸響,預期的疼痛卻沒有如期到來,

              ‘啪嗒,啪嗒?!?/p>

              有什么滴落在我手上,隨即而來的,是一股熟悉清冽好聞的皂角香。

              我身子一頓,惶恐抬頭,迎著光的視線里,那抹高大的身影將我一整個護在了身后。

              “楊……御之……”

              我顫抖著叫著身前人的名字。

              他大概是沒聽見,正對著持刀的歹人,狠狠一腳朝著他踢過去。

              那男人手上的刀子被踢飛,整個人都騰空,隨后,身子狠狠撞在了身后的大樹上。

              人群靜謐了數秒,遲來的警察越過人群,一窩蜂沖上前去將歹人制服。

              耳邊一瞬之間好似多出了很多聲音,有人叫好,有人惋惜,有人咒罵,還有緩緩而至的哭聲。

              此時此刻,我的眼中卻只有那個捂著手臂朝我頷首挑眉的男人。

              他的手流了好多血,五指都壓不住,刺目的殷紅緩緩從他指縫里流出來。

              我想起了我的手背,抬手一抹,果然是鮮紅的,那是楊御之的血。

              不知怎的,我的手也開始疼。

              明明一條傷口都沒有,我卻疼的落了淚。

              楊御之起先還能朝我無畏的咧嘴笑,直到看到我紅著眼眶開始哭,他微微吃驚,朝我走來的速度快了些:“怎么哭了?”

              我定定的望著他,視線從他流血不止的五指挪到他的臉上,啞然張唇,卻一個字都擠不出來。

              楊御之已經走到我身前,緩緩蹲下身子盡可能的與我平視,耐著性子又問了我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