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在燃燼爭扎萱蘇)全文小說免費閱讀-在燃燼爭扎萱蘇老書蟲書荒推薦

              weizuowen 0

              拍了拍他的肩膀,“真是難為你了,屋子里的殘亂,擱著明天收拾,吃完藥你早些休息……”

                “是父王!”獨孤傾亦很是恭敬的應道。

                淮南王轉身欲走,獨孤傾亦忍不住的叫了他一聲:“父王,夏侯家的姑娘……”

                淮南王微微停下腳步,斜著眼簾說道:“為父知道今日晚宴之上不是你,為父自當會小心適當提醒夏侯侯爺,也會讓他不能出現大的亂子!”

                獨孤傾亦執手行了禮:“兒臣謝過父王!”

                淮南王真的可以看出來獨孤傾亦和偃息區別,可是他口中的交換又是什么?

                淮南王也知道偃息兇狠殘暴的一面,可是更多的是無可奈何與縱容,為何要如此不加以管束?

                淮南王在無奈哀嘆之中離開,獨孤傾亦眼中被深深的無奈和寂寥覆蓋,也不再收拾地上的殘渣,轉身洗了洗手……

                簡單的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吹滅了燭光,躺在床上,雙眼有些無神的望著床頂,我躺在他的床里側,斜著身子用手掌撐著腦袋,凝望著他,想抹去他眼中死寂……

                一直陪他,到他緩緩的閉上眼簾,他的睡姿極其中規中矩,炎熱的日子,他還要搭上一層很薄的被子在肚子上,湊近他的頸間可以聞到淡淡的月下美人香夾雜著那一絲青草冷香。

                正當我把手臂放下的時候,準備縮在他的懷中,假裝他把我摟在懷中的時候,一聲極輕的開門聲響起。

                我一下子驚了起來,坐在床上,借在外面月攝進來的光芒,瞧見偃息輕手輕腳如賊一般,閃過地上的狼藉,來到了獨孤傾亦床邊,我若是鬼魅,他就是惡魔。

                偃息把手緩緩的放在獨孤傾亦脖子上,我瞳孔驟緊,拼命的去捶打他的手臂,每每從他的手臂穿過,不起絲毫作用。

                他的手再慢慢的收攏,黑色如夜的眸子里,殺意和兇狠交織,我慌亂得絲毫不懷疑他會殺了獨孤傾亦……

                使勁的叫,叫不醒睡著的獨孤傾亦……

                慌亂恐懼,襲向我的全身,讓我瑟瑟發抖,讓我再次瀕臨絕望之中看不到希望……

                眼淚落下,全落在獨孤傾亦臉頰上身上,可是他感受不到,可是他一丁點都感覺不到。

                絕望之際,偃息黑暗之中如毒的眸子,閃爍著如火的光芒,緩緩的松開了手,有些憤恨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就如來時一樣匆匆離開……

                在房門緊閉的時候,我還沒舒下一口氣,獨孤傾亦雙眼猛然睜開,手不自覺的摸到脖子上……

                我比剛剛偃息來的時候嚇的還很,獨孤傾亦根本就沒有睡著,他知道偃息會來,在一直等待著他,等待著他,看他會不會把他給掐死?

              (在燃燼爭扎萱蘇)全文小說免費閱讀-在燃燼爭扎萱蘇老書蟲書荒推薦-第1張圖片-微作文

                抹完脖子之后,獨孤傾亦身體微斜,橫在床上,掀起薄被完全搭在身上,而我恰好被他蓋上了薄被,他機不可察的嘆了一息,歡歡的又把眼睛閉上,似剛剛的醒著像在夢中一樣,了無痕跡的存在。

                縮在他的肩胛處,一刻也不敢閉眼,明知道有人要殺他,我根本阻止不了,醒著也是無用,可我還是貪婪的看著他的臉,想把他的每一刻都牢牢記在心中,再也不忘記直致死亡……

                第二日,獨孤傾亦醒來的時候,房內的殘亂是偃息收拾完的,大清早的碰碰撞撞,像是故意要吵著獨孤傾亦醒來一樣。

                我蹲在軟榻上,瞧著偃息緊繃的神色,緊抿的薄唇,眉宇之間盡是不耐,獨孤傾亦醒來走過去,偃息直接夾槍帶棒的說道:“父王到底是疼愛于你,明明是雙生子,他的擁有的一切都給你,而我卻在這里收拾殘渣!”

                獨孤傾亦直接忽略他向前走,清晨睡醒的他,嗓音帶著獨特的清冷:“這是你自己做的,你自己來收拾殘局,本就天經地義,與疼愛無關!”

                偃息把東西摔得砰砰作響,似要把這些殘渣混亂搞得更碎一些心里才痛快。

                我蹲著的姿勢沒有改變,一直看偃息把這些東西收拾出去,把整個房間恢復原狀,獨孤傾亦洗漱完之后,端著一碗清水,端詳著看著偃息把一點一滴的做成和昨日一模一樣的格局擺設。

                在偃息扔掉最后一點殘渣的時候,獨孤傾亦把清水遞了過去,道了一聲:“辛苦偃息了!”

                偃息盯著眼前的水,嘴角掛著譏笑:“辛苦了十幾年,早已習以為常了不是嗎?”

                獨孤傾亦把水往上抬了抬,眼中盡是溫情之色:“不口渴嗎?”

                偃息被他盯得一把奪過水,水蕩漾之時,濺了出來,他有些粗魯的把水一飲而盡,直接把杯子擲在桌子上,杯子四裂破碎,言辭帶著刺:“無須對我假好心,我不會改變我的初衷!”

                獨孤傾亦看了一眼破碎的杯子,手摸在肚子上,對昨晚的事情習以為常,像沒事人的一樣提醒著他:“太陽快升起了,昨夜沒有吃多少,我該吃藥了!”

                偃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臉色陰沉似水轉身而走……

                獨孤傾亦如一個正常人一般,搖頭無奈嘆息……

                日光射了進來,將近一個時辰,去而復返的偃息端著托盤而來,和昨日晚上一樣,紅棗紅豆粥和一碗藥,藥中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月下美人香。

                放盤子的動作,比如日輕了些許,臉色依然臭的讓人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冷若冰霜,眼神漆黑陰鷙!

                獨孤傾亦凝視了他片刻,悠然的落坐:“莫要再生氣,生氣影響食物的口感,對煮藥也是不利!”

                “砰一聲!”偃息十分暴戾的用拳頭砸在桌子上:“吃便吃,少說費話!”

                獨孤傾亦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眉間好看如山,漫不經心的端起了碗,提醒道:“昨晚父王應該去月下美人間,喝酒了,你不去瞧一瞧,醉了酒的父王糟蹋了多少月下美人嗎?”

                “不需要!”偃息陰鷙的說道:“他栽的隨他自己糟蹋去,與我何干?”

                獨孤傾亦沒再吱聲,吃下粥,喝下藥,偃息端著盤子就離開,仿佛一刻也不愿意在他這里逗留似的。

                獨孤傾亦隨手拿了一本書,便走了出去,我急忙從軟榻上跳下來,緊緊的跟著他的身后,從偏門直接進的月下美人間,踩在青青的草上,一步一步望著書籍,向前走……

                日光透著月下美人的縫隙穿了進來,斑斕灑在他臉上,好看得令人心疼,至少讓我心痛難當,恨不得把心割給他,只要他能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就好。

                他不用看路,直接就走到那一顆巨大的紅色美人下面,坐在草地上,靜靜地翻閱著書籍……

                我剛要席地而坐,便聽到悉悉簌簌的聲音從巨大的紅色美人后面傳來,像有人在挖土,像有人在憤恨不甘的挖土。

                獨孤傾亦聽不見是的沒受絲毫影響,我本想不受影響,終究沒有按耐住一顆蠢蠢欲動好奇的心,貓著身子,從紅色月下美人下爬了過去,爬過去便看到一個籬笆墻。

                原來從紅色月下美人處,忘記后面一處花墻,是籬笆墻攀爬的野薔薇,紅的粉紅白色的交織爭相斗艷。

                而籬笆墻里,偃息拿著鋤頭在那里刨地,眼神很兇殘,好想把地當成他最大的仇人一般要把它挫骨揚灰,碎尸萬段。

                眼中浮現不解,依照他的本事,以及他的身份,何故要在這里刨土,又何故親力親為照顧獨孤傾亦,淮南王身為親王,這個宅子里有侍女,不缺乏能打下手,照顧細心之人才是。

                一道一道的地被他如標桿一樣的排列成,刨完地之后,拎起一桶一桶的水,把地澆濕,我往他的身后望了去,他的身后,是一堆月下幼苗的秧,被人剪好,正準備被扦插。

                我看得太入神,心中越來越多的困惑,讓獨孤傾亦是悄然的走過來都沒有聽見聲音。

                直到他喚了一聲:“偃息!”才讓我驚覺他已經站了過來。

                揮汗如土的偃息聽到他的叫喚,眼神兇狠的射來,獨孤傾亦手指了他身后的那一堆月下美人:“曇花喜歡腐質,排水好,疏松,肥沃沙質土壤,加腐葉土,你這水澆透了,底下的腐葉可埋好了?”

                偃息口氣不善道:“插下去不一定活,操那些閑心做甚?”

                獨孤傾亦眼神落寞,帶著無可奈何的嘆息:“這一棵長了十幾年的紅色月下美人,已經足夠,你無需在如此辛苦!”

                偃息冷冷的說道:“我也想肆無忌憚如你一樣,滿山間都是白色月下美人,隱藏這么一顆紅色的在其中,早晚會讓人看出不一樣了,父王讓我種下十棵,不成活,便永遠只能呆在這個鬼地方?!?/p>

                他看似想遠離,其實他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