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今日已更新顧宜寧陸川完結版 顧宜寧陸川小說大結局在線閱讀

              weizuowen 0

              淚光神色慌亂道:“宜寧,不是你想的那樣,陶思剛動完手術,身體太弱了,不能受刺激,所以我……”

              顧宜寧打斷他,“所以你就能這么哄她嗎?”

              陸川從小到大就是校草,給他遞情書的女生無數,可無論別人說什么,做什么,他都堅定不移的看著她一個。

              他一怔,蹙起眉頭,無奈道:“宜寧,她畢竟救了我的命,算上三年前,她救了我兩次,如果不是她,我哪兒還有命活著等你醒過來,現在就當我們還給她行嗎?”

              你真的希望我醒過來嗎。

              顧宜寧差一點就問了出來,可終究還是理智站了上風。

              她沉默的看著他的臉。

              陸川抓著她的手是那樣的緊。

              就像18歲那年,他說永遠都不會放開她。

              可下一秒,護士急切的從陶思病房里跑出來,說陶思又暈過去了。

              手腕上那只手立刻松了。

              陸川來不及再去解釋什么,連忙轉身離開。

              顧宜寧看著他的背影,心里的刺痛怎么都壓不下去。

              可她卻沒立場去讓陸川不管陶思。

              她哪里來的資格讓他不管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從醫院出來沒多久,顧宜寧又接到了父母的電話。

              顧母久違的關心了她。

              “宜寧,最近身體怎么樣,有沒有什么后遺癥,不舒服的地方?”

              顧宜寧說沒有。

              那頭,又斷斷續續的跟她說了幾句話,語氣也有些奇怪。

              今日已更新顧宜寧陸川完結版 顧宜寧陸川小說大結局在線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她聽得出父母似乎有別的話想說。

              “爸,媽,你們有什么話就直說吧?!?/p>

              他們沉默了幾秒,才吞吞吐吐的開口:“宜寧……你以后能不能別當著思思的面……跟阿川親熱,思思她現在的身體受不了……”

              “這三年思思也吃了不少苦,你就別再刺激她了?!?/p>

              顧宜寧渾身一震,如遭雷擊。

              她的親生父母……

              跟她說,讓她不要跟未婚夫親熱,因為他們,不想讓陶思看了難過……

              顧宜寧連聲音都在抖:“爸、媽,你們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父母又沉默了很久,最后卻只說:“宜寧,算爸媽求你了,行嗎?”

              一瞬間,她的世界好像都崩塌了。

              陶思總說,是自己醒來后,害得她失去了一切。

              哪怕那一切本來就不屬于她。

              可是這一刻,顧宜寧卻忽然覺得……

              快要失去一切的人,是自己!

              她不明白,為什么短短三年而已,好像一切都變了。

              難道自己這么多年的陪伴,甚至比不上陶思那個假女兒嗎?

              明明外面是艷陽天,顧宜寧卻如墜冰窟。

              此后,陸川一直在醫院照顧陶思,她爸媽也時不時就跑去醫院看望。

              沒人記得回來看顧宜寧。

              她一個人守在這偌大的別墅。

              內心比成為植物人的那三年還要荒蕪。

              第五章

              直到又過了快一周。

              陸川突然回家了。

              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他沒有陪陶思,也沒有再提陶思,而是帶了她喜歡吃的草莓蛋糕,將她攬在了懷里。

              “宜寧,之前是我不對,我以后都在家陪你好不好?”

              顧宜寧不知道他為什么會突然轉變,但到底年少情深這么多年,她更愿意相信,或許之前是她想多了。

              他不可能愛上自己的替身的。

              只是,因為陶思屢次三番救他,才不忍心扔下她一個人罷了。

              自從死過一次之后,她更知道身邊人的可貴,不愿意把大部分時間都放在冷戰和吵架上。

              她沒再問什么,回抱住陸川,靜靜地點了點頭。

              這天之后,陸川就真的沒再離開過。

              出除了每天去公司,其他時間都陪在顧宜寧身邊,也再沒有提起過陶思。

              他們好像真的回到了從前。

              生命里只有彼此的時候。

              顧宜寧不安的心也終于漸漸安定了下來。

              很快,到了她生日那天。

              陸川特意推了一天的工作給她過生日,帶她去星海公園的草坪看露天電影。

              再次來到這里,顧宜寧心中滿滿的回憶。

              當年,他就是在這兒給她告白。

              那個夜晚,那場焰火,那個滿眼只有她的少年。

              此生再難忘記。

              看著布置得與十六歲一模一樣的場景,顧宜寧不由有些動容,“原來你還記得那天?!?/p>

              陸川親昵的抱住她,“我當然記得?!?/p>

              十六歲的陸川,正是少年意氣,年少輕狂的時候。

              唯獨在跟她表白的時候慌了神,短短一句話,也因為緊張說的磕磕絆絆,吻她的時候,連耳朵都紅了。

              年少的慌亂最動人心。

              那是他們,最相愛的時刻。

              很快,露天電影開始。

              陸川將顧宜寧抱在懷里,,兩人互相依偎著。

              中途,他的手機卻總是在響,但陸川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管。

              次數太多,顧宜寧終于忍不住提醒他,“你不接嗎?”

              陸川神色淡淡:“推銷的,不用管?!?/p>

              顧宜寧點了點頭,沒再放在心里。

              直到電影過半時,他起身離開去上廁所。

              留下的手機又突然響了起來,顧宜寧低頭一看,以為又是推銷本想幫他掛斷。

              卻看到了一個奇怪的備注。

              沒有名字,只有一個數字。

              麗嘉十二。

              以前讀書的時候,她聽人提過,戀人,朋友,家人都是十二畫……

              所以,備注十二,代表,那是那個人最重要的人。

              她心頭微顫,下意識按了接聽。

              下一秒,陶思委屈的聲音傳了過去,“阿川,我錯了,我再也不對那個實習男醫生笑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以后我保證只對你一個人笑,我真的好想你……你這么沒來看我,醋也醋夠了呀……”

              那一瞬間,顧宜寧渾身血液逆流,冷汗沁透后背!

              而下一秒,手里的手機就被搶走,陸川看見通話,直接按了掛斷。

              隨即,沉著臉對她道:“為什么要私自接我的電話?”

              這樣冷冰冰甚至帶著責怪的語氣,顧宜寧陌生無比。

              他說的每個字,都像是踩在她的心臟上,她整個人都像被凌遲一般,被撕扯到破碎淋漓。

              她抬眸看向陸川,連呼吸都在發抖,“可我不接的話,還不知道,你這陣子之所以回家陪我,居然是因為……在生陶思的氣!”

              她甚至沒辦法說出吃醋兩個字。

              因為可笑。

              太可笑了。

              陸川怎么可能會因為吃別人的醋,所以才回來陪自己?

              可這居然就是事實!

              今天所有的美好,都被這一通電話打碎。

              陸川一滯,隨即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回來陪陪你?!?/p>

              “是嗎?”顧宜寧強壓下心臟處襲來的疼痛感,緩緩抬起頭,望向陸川,“你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你回來陪我,只是因為我,不是因為陶思?!?/p>

              “陸川,你,看著我說一次?!?/p>

              面對她的追問,他表情愈發不耐。

              “為什么你總是要介意陶思?我跟她真的沒什么?!?/p>

              真的沒什么……

              那你為什么,不敢回答我。

              劍拔弩張之際,陸川電話突然又響了。

              這次顧父顧母打來的,說陶思又在醫院昏過去了。

              陸川顯而易見的慌了。

              掛斷電話后,看著顧宜寧微紅的眼,也意識到今天是她的生日,不該跟她吵架。

              他放緩語氣,卻動作著急的拿起外套,“宜寧,剛剛是我語氣不好,我跟你道歉?!?/p>

              他話雖如此,可顧宜寧明顯看出,他的心思已經不在這兒了。

              果然,下一秒他穿上外套匆匆要走:“現在陶思出事了,我必須先走,下次再陪你補過生日?!?/p>

              第六章

              多可笑……

              多可笑啊……

              天空突然傳來雷聲,是快要下雨的前奏。

              雨下了一夜,顧宜寧便淋了一夜。

              翌日清晨,驟雨初歇。

              顧宜寧嘴唇發白,卻仍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陸川,再也沒有回來.

              這時,她的手機震動,收到了一條信息。

              是陶思發來的。

              【對不起啊,顧小姐,我不是故意打擾你和阿川約會的,我有讓他回去,但他不肯,擔心我,一定要陪著我……】

              而后,附上了一張陸川守在她床邊睡著的照片。

              看著那張照片,她瞳孔發紅,再也忍不住,直接撥了號過去。

              那頭,電話很快接通了。

              沒等她說話,顧宜寧張嘴,一字一句冷聲道:“陶思,你不必這樣挑釁我,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得到的一切從何而來?如果不是跟我有幾分相像,你覺得,陸川、我爸媽,他們會多看你一眼嗎?”

              “我只說最后一次,夠了,不要再玩這種幼稚的把戲?!?/p>

              說完,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受夠了陶思看似無辜的挑釁。

              一向溫和的人,也忍不住露出身上的刺作為反擊。

              她強撐著身子站起來,臉色慘白的回了家。

              回家后,她洗了個熱水澡,卻難受到在浴缸里睡著了。

              醒來時,才發現自己渾身發燙。

              淋了一夜的雨,儼然是發燒了。

              她強撐著穿好衣服,走到客廳想找一找退燒藥。

              忽然,門猛地被推開。

              顧宜寧半睜著眼,看見陸川一身寒意的走過來,出口就是質問:“你到底跟她說了什么?你就這么容不下陶思嗎?”

              顧宜寧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璍。

              直到陸川把一封信甩在她身上。

              她這才知道,這是陶思留下的告別信。

              信里說,知道顧宜寧接受不了自己,所以她一個人離開了,以后再也不會打擾他們。

              字里行間都在表達,是顧宜寧把她逼走的。

              看著陸川眼底的怒氣,那一瞬間,好像連發燒都沒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