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顧宜寧陸川好看的小說-顧宜寧陸川小說最新章節更新

              weizuowen 0

              十六歲的陸川,正是少年意氣,年少輕狂的時候。

              唯獨在跟她表白的時候慌了神,短短一句話,也因為緊張說的磕磕絆絆,吻她的時候,連耳朵都紅了。

              年少的慌亂最動人心。

              那是他們,最相愛的時刻。

              很快,露天電影開始。

              陸川將顧宜寧抱在懷里,,兩人互相依偎著。

              中途,他的手機卻總是在響,但陸川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管。

              次數太多,顧宜寧終于忍不住提醒他,“你不接嗎?”

              陸川神色淡淡:“推銷的,不用管?!?/p>

              顧宜寧點了點頭,沒再放在心里。

              直到電影過半時,他起身離開去上廁所。

              留下的手機又突然響了起來,顧宜寧低頭一看,以為又是推銷本想幫他掛斷。

              卻看到了一個奇怪的備注。

              沒有名字,只有一個數字。

              十二。

              以前讀書的時候,她聽人提過,戀人,朋友,家人都是十二畫……

              所以,備注十二,代表,那是那個人最重要的人。

              她心頭微顫,下意識按了接聽。

              下一秒,陶思委屈的聲音傳了過去,“應寒,我錯了,我再也不對那個實習男醫生笑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以后我保證只對你一個人笑,我真的好想你……你這么沒來看我,醋也醋夠了呀……”

              那一瞬間,顧宜寧渾身血液逆流,冷汗沁透后背!

              顧宜寧陸川好看的小說-顧宜寧陸川小說最新章節更新-第1張圖片-微作文

              而下一秒,手里的手機就被搶走,陸川看見通話,直接按了掛斷。

              隨即,沉著臉對她道:“為什么要私自接我的電話?”

              這樣冷冰冰甚至帶著責怪的語氣,顧宜寧陌生無比。

              他說的每個字,都像是踩在她的心臟上,她整個人都像被凌遲一般,被撕扯到破碎淋漓。

              她抬眸看向陸川,連呼吸都在發抖,“可我不接的話,還不知道,你這陣子之所以回家陪我,居然是因為……在生陶思的氣!”

              她甚至沒辦法說出吃醋兩個字。

              因為可笑。

              太可笑了。

              陸川怎么可能會因為吃別人的醋,所以才回來陪自己?

              可這居然就是事實!

              今天所有的美好,都被這一通電話打碎。

              陸川一滯,隨即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回來陪陪你?!?/p>

              “是嗎?”顧宜寧強壓下心臟處襲來的疼痛感,緩緩抬起頭,望向陸川,“你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你回來陪我,只是因為我,不是因為陶思?!?/p>

              “陸川,你,看著我說一次?!?/p>

              面對她的追問,他表情愈發不耐。

              “為什么你總是要介意陶思?我跟她真的沒什么?!?/p>

              真的沒什么……

              那你為什么,不敢回答我。

              劍拔弩張之際,陸川電話突然又響了。

              這次沈父沈母打來的,說陶思又在醫院昏過去了。

              陸川顯而易見的慌了。

              掛斷電話后,看著顧宜寧微紅的眼,也意識到今天是她的生日,不該跟她吵架。

              他放緩語氣,卻動作著急的拿起外套,“宜寧,剛剛是我語氣不好,我跟你道歉?!?/p>

              他話雖如此,可顧宜寧明顯看出,他的心思已經不在這兒了。

              果然,下一秒他穿上外套匆匆要走:“現在陶思出事了,我必須先走,下次再陪你補過生日?!?/p>

              第六章

              多可笑……

              多可笑啊……

              天空突然傳來雷聲,是快要下雨的前奏。

              雨下了一夜,顧宜寧便淋了一夜。

              翌日清晨,驟雨初歇。

              顧宜寧嘴唇發白,卻仍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陸川,再也沒有回來.

              這時,她的手機震動,收到了一條信息。

              是陶思發來的。

              【對不起啊,沈小姐,我不是故意打擾你和應寒約會的,我有讓他回去,但他不肯,擔心我,一定要陪著我……】

              而后,附上了一張陸川守在她床邊睡著的照片。

              看著那張照片,她瞳孔發紅,再也忍不住,直接撥了號過去。

              那頭,電話很快接通了。

              沒等她說話,顧宜寧張嘴,一字一句冷聲道:“陶思,你不必這樣挑釁我,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得到的一切從何而來?如果不是跟我有幾分相像,你覺得,陸川、我爸媽,他們會多看你一眼嗎?”

              “我只說最后一次,夠了,不要再玩這種幼稚的把戲?!?/p>

              說完,她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受夠了陶思看似無辜的挑釁。

              一向溫和的人,也忍不住露出身上的刺作為反擊。

              她強撐著身子站起來,臉色慘白的回了家。

              回家后,她洗了個熱水澡,卻難受到在浴缸里睡著了。

              醒來時,才發現自己渾身發燙。

              淋了一夜的雨,儼然是發燒了。

              她強撐著穿好衣服,走到客廳想找一找退燒藥。

              忽然,門猛地被推開。

              顧宜寧半睜著眼,看見陸川一身寒意的走過來,出口就是質問:“你到底跟她說了什么?你就這么容不下陶思嗎?”

              顧宜寧甚至還沒反應過來。

              直到陸川把一封信甩在她身上。

              她這才知道,這是陶思留下的告別信。

              信里說,知道顧宜寧接受不了自己,所以她一個人離開了,以后再也不會打擾他們。

              字里行間都在表達,是顧宜寧把她逼走的。

              看著陸川眼底的怒氣,那一瞬間,好像連發燒都沒那么難受了。

              還能有什么比看見他這副模樣更讓她難受?

              顧宜寧將信扔掉,冷冰冰道:“請你弄清楚,是她自己主動要離開,我沒有逼她?!?/p>

              “她車禍的傷還沒好!”

              “是傷還沒好,還是你不想離開她!”

              顧宜寧不想再聽他找的這些理由,再次逼問。

              面前的男人微愣,看向她的眼神有些陌生:“顧宜寧,你什么時候變成這樣了?”

              顧宜寧也想問。

              是啊,我們又是什么時候變成這樣了?

              而這時,別墅的大門再次被推開。

              沈父沈母神色焦急的走了進來。

              顯然也是為了陶思失蹤的事。

              一進門,他們就對著顧宜寧劈頭蓋臉一頓指責。

              “你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說了不要刺激思思嗎?”

              “她身體不好,前陣子又出了車禍,一個人孤零零跑出去,沒錢又沒住的地方,萬一出點事怎么辦?”

              “宜寧,你以前很善良的,怎么現在這么狠心?!?/p>

              三個最親近的人都站在她的對立面。

              一句一句數落她的過錯。

              顧宜寧雙手緊緊攥著,只覺得心臟在熱血的包裹下,劇烈跳動,全身的血肉都仿佛被割裂一般,眼前越來越模糊。

              鋪天蓋地的崩潰終于徹底將她擊倒。

              她眼前一黑,猝然昏了過去。

              第七章

              醒來時,她已經被送到醫院里吊水。

              但病房里并沒有人守著。

              陸川和父母都忙著去找陶思。

              吊完水,顧宜寧一個人回了家。

              很長一段時間,家里又再次只有她一個人。

              陸川一直沒有回家,她知道,他每天都在到處找陶思。

              而沈父沈母也總是無精打采的。

              沈母每天都拿著陶思的照片,仿佛看不見顧宜寧一般,當著她的面回憶這三年的事。

              “你昏迷的三年里,思思天天陪著我,她說她沒有媽媽,把我當成了親生母親……”

              “思思,你到底去哪兒了……”

              沈母哭的專注又傷心。

              絲毫沒有發現,旁邊自己的親生女兒正渾身發抖,眼底全是絕望。

              又過了很多天,陸川終于回了家。

              可外套還沒來得及脫下,就又接到了助理的電話。

              “商總,有人說在酒吧看見過陶小姐,保鏢已經先趕過去了?!?/p>

              助理的聲音傳到顧宜寧耳邊。

              陸川心頭一喜,甚至從頭到尾都沒看顧宜寧一眼,立刻拿起車鑰匙跑了出去。

              顧宜寧本以為這些天面對滿心裝著陶思的他們,她已經痛到習慣了,已經心如止水了,可此刻見到這一幕,她仍然心臟緊縮,痛得不能呼吸。

              指甲深深掐入掌心,她拿起車鑰匙,也跟了過去。

              青色酒吧。

              所有客人都被趕走,只有老板和服務生顫抖的看著十幾個黑衣人和那為首滿臉戾氣的男人。

              “砰!”

              顧宜寧剛到門口,就聽到了砸椅子的聲音。

              一抬眸,她看見陸川狠狠揪住一個服務生的衣領,森寒開口:“你再說一遍,她昨天在這兒做了什么?”

              服務生被嚇得結結巴巴:“那,那位小姐……和跟她搭訕的男人喝了幾杯酒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