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易笙祁淵完本小說精彩試讀-溫柔專屬大結局

              weizuowen 0

                還不等他動手,手腕上一疼。

                石子劃破了手臂一處。

                易笙又在其他幾個穴位上劃了幾下。

                她身上沒有藥,祁淵又不清醒,她也不敢保證他會不會一時腦子一熱做出什么來。

                祁淵手臂上多了好幾點血跡。

                原本迷離的眸子逐漸變得清晰,他一只手還環在她腰上。

                眼神看著易笙有些不解,易笙了然地解釋道:“五石散?!?/p>

                祁淵皺眉。

                忽的想起來迷糊前他感覺到身體一熱。

                那女的竟然在脂粉里放這種東西!

                手背上一痛,易笙拍了他一下,剜了他一眼。

                祁淵看著手愣神,眸子里的好像是失望……?

                嘖,放東西也不知道放高級一點。

                到一半就藥效輕了算怎么回事?

                這么輕易就被小易笙解了,真是不甘心。

                但現下他也不敢再動了。

                易笙看藥效去了些,就放下心來,等著外面那群侍衛和丫鬟離開。

                祁淵花了幾秒搞清了狀況。

                目光觸及到身上的人時,眼睛亮了亮。

                易笙從他身上起來,但沒挪開,而是跨坐在他腰上。

              易笙祁淵完本小說精彩試讀-溫柔專屬大結局-第1張圖片-微作文

                祁淵喉結動了一下,剛剛下去的燥意好像又躥了上來。

                尤其是易笙坐的地方,熱得很。

                侍衛腳步聲漸遠,易笙身子頓時一松。

                可下一秒,身子又繃緊了。

                她極慢地轉過身來看祁淵,后者還維持著被她按在地上的姿勢。

                只是怎么看都覺得有點悠閑。

                這觸感好像哪里不對。

                為什么突然覺得多了點什么,有點膈。

                易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伸手碰了一下。

                碰到的瞬間,祁淵呼吸一熱,哼了一聲。

                “?。?!”

                易笙眼睛瞬間放大,蹭的一下挪到旁邊地上。

                兩人對視。

                又瞬間一左一右移開了目光。

                要不是光線太暗,易笙還能看到祁淵紅了耳垂。

                氣氛有那么一點尷尬。

                易笙臉上燙乎乎的,熱得空氣都變了味。

                她紅著臉往臉上煽風。

                祁淵眸子轉了轉,手抵在嘴前,很輕地咳了一下。

                壓著聲音道:“他們走了?”

                易笙看了眼外面,確定沒聲音沒影子了,才說道,“走了?!?/p>

                隨后兩人從偏院出來。

                易笙一轉身,正看到祁淵盯著自己的手臂看。

                她解釋道:“身上沒解藥,只能先放血緩解,讓你恢復意識?!?/p>

                說完,她往四周看了眼,“你回房里等我?!?/p>

                祁淵身子一僵。

                這話……真的嗎?

                眼里有幾縷興奮的小火苗在躥。

                易笙接著道:“我去找藥給你解。我先回,你一會再回去?!?/p>

                哦,原來是解毒。

                有點失望是怎么回事。

                易笙理了理身上被他弄起的褶皺,撥亂的發絲也順了順,朝四周看了下沒人,才走了出去。

                祁淵看著她的身影消失,抬手,拇指指腹在唇上抹了一下。

                那里,似乎還有她的溫度。

                他垂眸看了一眼,腹下衣衫處濕了一塊,抬手用袖子遮下那塊暗紅,往小院走去。

              第32章 驚喜

                易笙走到半道,突然就被喊住了。

                “笙兒,你去哪里?”

                楚鉦渾厚的聲音傳來。

                易笙深吸了一口氣,換了換表情才轉過來,甜甜地喊道:“爹?!?/p>

                楚鉦應了一聲,他身旁的楚悅就不淡定了。

                易笙她怎么會在這里?

                她不是被李淳關到屋子里放蛇咬死了嗎?

                楚悅臉上的錯愕和驚恐全被易笙看到了。

                果然是她。

                可是這聲音跟她剛才躲起來聽到的不一樣。

                難道是找了幫手?

                正當易笙不解時,楚鉦指著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說道:“笙兒,這是李將軍?!?/p>

                易笙乖巧地喊了一聲,“李將軍?!?/p>

                她一雙眸子很有靈氣,五官精致,模樣清純乖巧,聲音又甜,一看就是好孩子模樣。

                李將軍笑道,“好,我家淳兒也像你一樣乖巧,你們年齡相似,應該玩得來?!?/p>

                說著,他朝遠處招了招手,喊道:“淳兒?!?/p>

                一抹紫色身影走了過來。

                “爹?!眮砣撕暗?。

                只一聲,易笙就聽出了這女的就是剛剛在外面借著找玉佩尋她的人。

                前世,易笙整日在府里,不接觸外面,對外面的了解都是從楚悅口中聽來的。

                她甚至連那狗屁攝政王叫什么都不知道。

                前世回府第一日,楚鉦以為她去煙花之地,加上楚悅背地里找人造謠了一番,楚鉦以為她沒了清白,是不見不得人的。

                就一直不讓她與外界的人接觸,更別說辦宴了。

                所以現在的這些變故,都是前世沒有發生的。

                李將軍笑著對易笙道:“你初歸來,這盛京好玩的事多著呢,日后可以讓淳兒帶你去玩?!?/p>

                易笙挑了挑眉。

                李淳。

                要是沒記錯的話,她前世聽楚悅在背后里說過,李淳這人喜歡亂玩,背地里養了一屋子的男倌。

                聽李將軍這話,他還以為自己的女兒是個乖孩子。

                易笙嘴角揚了揚。

                這可就有意思了。

                嘶,要是她爹知道她明面維持的都是假象,會怎么樣呢?

                李淳望見易笙看她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起來,背后一涼。

                她拉過李將軍的手,乖巧地說道:“爹,你放心吧,我會帶她去玩的?!?/p>

                說完,她走了幾步,想牽易笙的手。

                易笙不著痕跡地避開了她牽手的動作,借位避開幾人的視線,在她耳邊說道:“李小姐跟男倌玩的愛好,我可不敢茍同?!?/p>

                她可不想祁淵跟她鬧。

                這想法一出來,易笙嚇了一跳。

                她怎么會想到的是祁淵那張臉。

                同樣嚇了一跳的還有李淳,她面色慌張。

                易笙看她的臉色,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這么大的一個把柄,她現在還舍不得用。

                她笑容燦爛地看著李淳,回道:“好啊?!?/p>

                只是那笑容,在李淳的眼里多少有點滲人。

                楚鉦又帶著易笙去跟別的客人打招呼。

                易笙經過楚悅身旁時,楚悅莫名的心虛。

                明明易笙不知道跟李淳合謀的是她,也沒有見到她參與,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心虛。

                易笙走過兩步,突然起了惡趣味。

                她轉過身,對著楚悅李淳兩人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兩人臉色皆刷的一白。

                易笙惡劣地笑了,露出兩顆虎牙。

                ……

                祁淵這邊。

                衛三抱著劍站在門外,衛二抱著手站在門的另一邊,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門神。

                衛一和衛四輪番提著桶進進出出。

                幸好今晚辦宴,讓本就偏僻沒人關注的小院更沒人了。

                否則他們兩個還不知道要怎么將冷水一遍一遍地提進去而不引人注意。

                衛一喘著氣提著桶出來,瞪了門外兩人一眼,“你倆怎么也不知道幫幫我們?”

                衛二笑道:“誰叫你們放著主子不管,還跑出去玩?!?/p>

                衛一一噎,他還不是為了主子好,直覺告訴他,要是他當時直接沖上去了,現在就不是給主子提冷水,而是給自己提腦袋了。

                可主子也真是的,怎么藥效還在???

                他壓低了聲音說道:“哎,你們說,到底是主子不行還是夫人不行???”

                咻的一聲。

                一個杯蓋從屋里飛出來直中衛一的后腦。

                “提水?!逼顪Y聲音傳出來。

                “是!”衛一應了一聲急忙又去提水。

                衛二憋笑了一聲,走到衛三身旁,用手肘碰了碰他,“小三,你說主子為什么不服解藥啊?!?/p>

                明明來一粒就搞定的事,怎么非要泡冷水受這罪呢?

                衛三抬頭看天,冷著一張臉不搭話。

                衛二看了眼屋里,壓著聲音又說道:“三啊,你覺得……到底是誰不行?”

                又是一個杯蓋砸出來。

                “主子我這就去幫衛一他們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