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童夕瑾江晏北免費閱讀全本資源,童夕瑾江晏北熱門新書在線閱讀

              weizuowen 0

              多災民都涌到花容所在的地方,人數太多,粥根本不夠,后面的人沒有領到粥不依不饒的鬧起來。

              “活捉齊王妃,還我賑災糧!”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場面變得混亂,負責維持秩序的官兵被災民擠到一邊,所有人都朝花容涌來。

              第102章 你在教本王妃做事?

              災民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太子派來的四個親兵雖然武藝高強,但不能傷害無辜百姓,處處受限,沒多久就被那些災民擠開。

              花容落了單,被一個禿頂男人抓住。

              男人力氣很大,花容手腕上的傷還沒好,頓時疼出冷汗,她顧不上那么多,拔下頭上的簪子用力扎在男人胳膊上。

              男人吃痛,揚手就要給花容一巴掌,一道墨色身影從天而降,將男人踹翻在地,施展輕功將花容帶到旁邊樓上。

              校尉營的官兵趕到,鬧事的人頓時四散奔逃。

              “怎么是你?”

              江云騅一眼就認出花容,眉頭緊皺。

              花容正要回答,四個親兵趕到,齊聲請罪:“屬下保護不力,請王妃恕罪!”

              江云騅的臉一下子沉下來,這時一道憤慨的聲音響起:“世道不公!貪官克扣朝廷賑災糧,說是施粥,實則給我們喝的都是潲水,只有齊王妃所在的粥棚是真的在施粥,我也是想活命才這么做的,你們就是那些貪官的走狗,這么助紂為虐,不怕遭報應嗎?”

              說話的是剛剛那個想打花容的禿頂男人,其他鬧事的人都跑得不見蹤影,還有幾個腿腳不便的傷患被抓到。

              “你在胡說八道什么,所有粥棚施的粥都是一樣的,什么時候給你們喝過潲水?”

              被災民暴打的官兵回過神來,對著禿頂男人拳打腳踢。

              “住手!”

              花容提著裙擺朝樓下跑去,然而等她跑到粥棚,禿頂男人已經被打得面目全非,沒了聲息。

              江云騅緊隨其后,冷聲質問:“事情還沒弄清楚,誰讓你們把人打成這樣的?”

              “他剛剛鬧事的時候可厲害了,誰知道他這么不經打啊?!?/p>

              童夕瑾江晏北免費閱讀全本資源,童夕瑾江晏北熱門新書在線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就是,我們也沒怎么用力,他自己就不行了?!?/p>

              幾人相互推諉,都不想承擔責任。

              花容看著幾人問:“這些粥都是在什么地方熬的?”

              幾人一愣,含含糊糊的說:“王妃,這個人就是胡說八道的,你才受了驚嚇,應該回去好好休息,就不要管這些事了吧?!?/p>

              “你在教本妃做事?”

              見過江云騅和太子發脾氣的樣子,花容也學到一點皮毛,眼眸微瞇,頗有威懾力。

              太子的親兵還在這兒看著呢,幾人當然不敢造次,如實回答:“這些粥都是千里香酒樓熬出來的?!?/p>

              千里香酒樓,就是之前賀俊請太子吃飯那個酒樓。

              花容轉身上了馬車,根本沒有要理會江云騅的意思。

              江云騅咬咬牙,這兔子的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

              千里香離花容施粥的粥棚沒多遠,花容到時正是午飯時間,樓里很是熱鬧,州府的差役和校尉營的官兵都在樓里用飯,飯菜很好,有酒有肉。

              樓里都是男子,花容一進酒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花容沒有在意,徑直來到柜臺對伙計說:“麻煩把你們掌柜叫來,我有話要問他?!?/p>

              剛說完,殷恒便帶著一身酒氣來到花容身邊:“姑娘要吃飯直接點菜就是,找掌柜的做什么?”

              殷恒不學無術,考不上功名,這次地動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殷還朝特意讓他出來救災,好在太子面前多表現一下。

              只要能得太子青睞,就算胸無點墨,也能撈個閑差做做。

              這幾日殷恒見的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兒,冷不丁看到花容,不由得心癢難耐,放肆的把花容從頭打量到腳。

              面紗擋住花容的臉,只露出光潔的額頭和一雙漂亮的鳳眸,有些神秘,卻也讓殷恒覺得熟悉,疑惑的說:“我覺得姑娘瞧著挺眼熟的,咱們之前是不是在哪兒見過?”

              殷恒說著伸手想掀花容的面紗,花容下意識的后退,撞上江云騅硬實的胸膛。

              江云騅抓住殷恒的手,輕輕一擰便卸了他的胳膊。

              殷恒慘叫起來,看清江云騅的臉,大聲喝道:“來人啊,這個刁民要鬧事,把他給我拿下!”

              大堂里的人都是認得殷恒的,認識江云騅的卻沒幾個,聽到殷恒的話,這些人都站起來,不想場面失控,花容揚聲道:“這里沒有刁民,我是齊王妃,太子親兵在此,誰都不許動!”

              花容說完,四個親兵便擋在她前面。

              殷恒沒有想到眼前的女子會是齊王妃,心里直罵晦氣,面上卻擠出笑向花容賠罪:“我剛剛喝多了,說了幾句酒話,還請王妃恕罪?!?/p>

              花容看了眼殷恒被卸掉的胳膊,淡淡道:“無妨?!?/p>

              反正他已經為自己的嘴賤付出代價了。

              殷恒暗暗咬牙,發誓以后一定會從江云騅討回來,又問花容:“王妃找這酒樓掌柜有什么事嗎?不如說出來讓我聽聽,說不定我還可以幫上忙呢?!?/p>

              “不是什么要緊事,只是隨便問幾個問題罷了?!?/p>

              花容往旁邊站了些,明顯不想搭理殷恒。

              有親兵攔著,殷恒不敢上前,看到江云騅和花容站在一處,不由聯想到之前京里傳來的謠言。

              難道傳言非虛,江云騅和齊王妃真的有點什么?

              正想著,酒樓掌柜隨伙計趕來。

              花容直接表明身份,然后說:“這幾日我都在粥棚幫忙施粥,今日災民突然增多,有災民說只有我在的粥棚才真的在施粥,別的粥棚給災民的都是潲水,我想問問掌柜,酒樓上午熬粥一共用了多少斤柴?!?/p>

              忠勇伯老夫人是個非常仁善的人,她在世時,年年過壽都要施粥發壽桃,花容自然知道熬多少粥需要多少柴火。

              掌柜沒想到花容是為這個來的,臉色一變,連連否認:“這肯定是有人瞎編亂造,所有粥棚施的粥都是一樣的,官府怎么可能用潲水賑災?”

              殷恒聽完更是破口大罵:“誰特么不要命在這兒瞎說八道呢,早知道就該讓他們死在地里,還救他們做什么!”

              花容不為所動,看著掌柜說:“我也相信官府不會這樣做,既然如此,掌柜為什么不敢說上午熬粥一共用了多少斤柴呢?”

              掌柜面露難色:“回王妃,最近酒樓不僅要熬粥救濟災民,還要給府衙和校尉營的官爺做飯,每天用的柴火都很多,我也分不清熬粥要用多少柴火?!?/p>

              “是嗎?”花容眨眨眼,“既然掌柜分不清,那我只能讓太子查明真相了?!?/p>

              第103章 王妃可以假死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