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葉絮裴鄞呈小說推薦-葉絮裴鄞呈小說在線閱讀

              weizuowen 0

              謝柏楊之前都是把自家大哥掛在嘴邊嚇人的,如今覺得鳳佑麟的面子更大,就只提鳳佑麟的名號。

              謝秦氏又問了幾句,謝柏楊覺得煩了,敷衍了幾句便回了自己住的院子。

              他走了沒多久,謝青松來找謝秦氏,問:“娘,三弟跟你說那些東西去哪兒了嗎?”

              謝秦氏知道謝青松比較死板,沒把真相說出來,替謝柏楊遮掩說:“雪兒回來那日看著不大好,他擔心雪兒在睿親王府會受委屈,就把東西送到睿親王府去了?!?/p>

              謝柏楊向來沒心沒肺,能這么關心謝梅雪?

              謝青松不相信,沉聲勸道:“三弟的性子我也是清楚的,他行事沖動,又眼高手低,結識的也多是些紈绔子弟,娘平日溺愛他也就罷了,在大是大非面前,還是莫要縱著他為好?!?/p>

              說到后面,謝青松的語氣已經算得上是警示。

              謝秦氏頓時變了臉色,冷冷地問:“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這個做娘的,難道還會害自己的親生兒子不成?”

              “娘,我不是那個意思?!?/p>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大哥還沒恢復,處處頂撞我氣我也就算了,你也跟著氣我,當初我一個人拉扯你們六兄妹長大,我難道容易?”

              謝秦氏說著說著就哭起來,謝青松最怕她這樣,什么原則都丟到一邊,連忙溫聲安慰,最后還是他承認自己錯了謝秦氏才罷休。

              回到自己住的院子,見謝青松的臉色不是很好,姜氏立刻迎上來問:“二郎,發生何事,你的臉色怎么這般難看?”

              說著話,姜氏遣散院子里的丫鬟,謝青松和她一起進屋,嘆著氣說:“那兩幅字畫應該是拿不回來了,娘幫著三弟撒謊,我也不知道東西被三弟弄到什么地方去了?!?/p>

              那兩幅字畫畢竟是姜氏的陪嫁之物,對姜氏意義不一樣,謝青松心中難免有些愧疚。

              姜氏笑著安慰:“拿不回來了就算了,字畫再好也不過是死物,三弟沒事就好?!?/p>

              姜氏很是大度,謝青松很是動容,抱著她溫存了一會兒說:“娘對三弟實在太過縱容了,我擔心繼續這樣下去,三弟恐怕會闖出大禍來?!?/p>

              “三弟年紀小,娘偏疼他一些也是正常的,他如今尚未成婚,行事不夠穩妥,等成了婚自然就懂了,二郎當年不也是如此么?”

              姜氏語氣溫軟,句句都落在謝青松心坎上,謝青松的情緒緩和了些,心底的憂慮卻還是無法消散。

              不止因為謝柏楊的行事,更因為葉絮之前的提醒。

              薛家和睿親王府若是都看不慣晉安侯府,后面只怕會是非不斷。

              葉絮裴鄞呈小說推薦-葉絮裴鄞呈小說在線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第67章夫君,你忍心拒絕我嗎?

              初二,裴鄞呈本來應該陪葉絮回娘家的,一大早,周氏卻派人來說她和容父要去看望個老朋友,讓他們不用回去了。

              葉絮覺得奇怪,讓小廝出門打聽,容家的確大門緊閉,但周氏和容父并未出門,而是在家養傷。

              周氏不知怎么閃了腰,容父也無緣無故摔了一跤,走路都一瘸一拐的,街坊鄰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青霧擔憂地問:“夫人,要報官嗎?”

              “不用,”葉絮撥了撥火盆里的碳,讓火燒的更旺,淡淡的說,“他們不想讓我擔心,就當作不知道好了?!?/p>

              青霧又問:“那要送些傷藥去嗎?”

              裴鄞呈受傷后,晉安侯府得了很多珍稀藥材,拿一些給容父他們用也沒什么。

              葉絮搖頭,說:“他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照顧自己?!?/p>

              不想青霧繼續追問,葉絮轉移話題:“之前讓你找的東西找到了嗎?”

              御醫寫過一張方子讓裴鄞呈每隔半月泡一次藥浴,之前有御林軍在,還能押著裴鄞呈泡,后來就再也沒給裴鄞呈泡過,葉絮也是偶然聽院里的小廝提起這件事,才讓青霧去找。

              青霧點點頭,說:“方子在管家那里保管著,管家說侯爺要繼續泡藥浴,府上的人可以直接按照方子去買藥材,也免得夫人操心?!?/p>

              他們如果真的想讓葉絮不要操心,一早就把方子送來了,何必還要葉絮派人去問?

              青霧年前就問過這件事了,初三一早,管家親自送來藥材,仔細叮囑熬制藥材的細節,葉絮也在旁邊聽了一耳,午飯后,藥水熬好,灌了滿滿一大桶,整個屋子都被藥水熏得微苦。

              裴鄞呈對這味道熟悉的很,眉頭擰緊,語氣不善的對葉絮說:“閑的沒事做就去院子里跑操扎馬步,少做這種無用功?!?/p>

              “這可是御醫開的方子,據說可以強健筋骨,對身體很有好處的,夫君身上有不少舊傷,泡一泡也能避免落下頑疾,我聽說很多武將不到四十那方面就不行了呢?!?/p>

              葉絮說的含糊,裴鄞呈眉梢微揚,偏向她問:“哪方面?”

              葉絮在裴鄞呈胸口戳了一下,嬌嗔道:“就是那方面呀,夫君非要人家說明白嗎?”

              空氣冷滯,片刻后,裴鄞呈才問:“你覺得我不行?”

              “夫君誤會了,我不是說你不行,我只是擔心這些傷日后會影響夫君的發揮……”

              葉絮還沒說完,裴鄞呈就自發的朝耳房走去。

              葉絮彎了彎眸,男人果然都很在意這件事。

              藥浴要持續足足兩個時辰,為了保持溫度,中途要一直不停的換水。

              裴鄞呈不喜歡被人打攪,葉絮只讓小廝把水提到耳房外面,自己再提過來,如此往復,葉絮累得出了一身的汗。

              快要結束的時候,裴鄞呈突然問葉絮:“你希望我的眼睛好起來?”

              “當然啊?!?/p>

              葉絮毫不猶豫地回答。

              裴鄞呈繃著臉,眉眼籠在氤氳的熱氣中,像是凜冬清晨掛滿霜花的松柏,冷得刺骨,然后葉絮聽到他問:“你不怕我眼睛好起來就休了你?”

              若不是他傷了眼,蕭家不會退婚,葉絮也不可能嫁給他,等他恢復,葉絮自然就配不上他了。

              葉絮憋足一口氣把新的一桶熱水倒進浴桶,然后才說:“這有什么好怕的,夫君長得這樣好看,還有一身過硬的本領,理應有更好的人陪在身側,夫君是好人,我相信夫君就算休了我也不會虧待我的?!?/p>

              “誰跟你說我是好人?”

              裴鄞呈反問,語氣挺不善的。

              葉絮傾身湊近,伸手在他下巴摸了一下,說:“因為夫君愿意讓我幫忙刮胡子?!?/p>

              裴鄞呈并不覺得自己是好人,但他沒有想到葉絮會突然湊近摸他的下巴。

              他整個人被熱氣熏蒸得滾燙,摸著他下巴得指尖便顯得格外的涼,觸感也越發清晰,葉絮的手很小,骨架更小,指頭也是肉肉的,很軟,她不喜歡用香膏,身上卻總有一股好聞的味道,傾身湊近的時候,壓過藥味,侵入鼻尖。

              裴鄞呈的喉結不覺滾動了兩下,緊抿著唇沒再說話。

              接下來幾日都相安無事,眨眼便到了元宵節。

              吃過早飯,葉絮找到姜氏說:“二弟妹,晚上有燈會,我想和夫君一起出去逛逛,能去賬房支二十兩銀子么?”

              睿親王妃那只金鑲玉的釵子當了三百多兩,葉絮還了周氏一百兩,手頭還有二百多兩,眼下其實并不缺錢,但蕭家送來的東西還都鎖在庫房里,能伸手要錢葉絮自然不會自掏腰包。

              “我之前說過,大嫂要支取銀錢直接去賬房就是,怎么又來問我了?”

              姜氏語氣柔和,面上笑意清淺,葉絮也笑,說:“上回我去賬房,管家說數額太大他做不了主,我也不知道多少數額算大,不想白跑一趟,還是先來跟二弟妹說一聲?!?/p>

              姜氏聽出葉絮的意思,連忙說:“之前是事發突然,我已經跟管家說過了,以后不管多少數目,只要府上能拿得出來,大嫂開口都能拿到?!?/p>

              姜氏這次的態度比上次還要好,葉絮雖然不信,面上還是和她聊的很開心,等賬房拿來銀兩,葉絮便和裴鄞呈一起出了門。

              往前走了沒多遠,裴鄞呈狐疑的問:“馬車呢?”

              裴鄞呈之前出門都是坐的馬車,并沒有直接行于鬧市。

              葉絮抓著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輕聲說:“今天晚上有燈會,這會兒街上人已經很多了,還有很多小孩子在嬉戲打鬧,坐在馬車上反而不方便,今天的太陽很暖和,夫君與我一起逛逛街吧?!?/p>

              裴鄞呈表情冷肅,一看就不怎么喜歡這個提議,葉絮抓著他的手晃了晃,說:“夫君之前常年戍守邊關,對瀚京不甚了解,我知道瀚京有好多美食,之前我在家被管著不能隨便外出,如今終于能與夫君一起分享這份快樂,夫君難道忍心拒絕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