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葉絮裴鄞呈(葉絮裴鄞呈)全文免費大結局-葉絮裴鄞呈小說在線閱讀

              weizuowen 0

              齊王駐守漠北多年,漠北的兵馬都是以他馬首是瞻的,況且這些年齊王也立下了不少戰功,在朝中和百姓之中都很有威望,而這些世家大族大肆斂財,只圖享樂,百姓早就積累了不少怨言,一旦發生內訌,誰勝誰負實在難以預料。

              孝昭帝感覺像是火盆里濺了一顆燒紅的碳到他腳背上,但他找不到水來滅火,也沒辦法把這碳踢出去,只能自己生生受著這痛。

              孝昭帝想得出神,裴鄞呈連叫了他好幾聲他才聽到。

              “……陛下?!?/p>

              “愛卿方才說什么?”

              “陛下如果沒什么事的話,微臣就先告退了?!?/p>

              “愛卿覺得什么叫沒事?方才愛卿不是都聽到了嗎,齊王妃遇襲,連同一雙兒女都生死未卜,愛卿難道要坐視不管?”

              孝昭帝厲喝出聲,只覺得裴鄞呈冷漠極了,簡直不配為臣子。

              裴鄞呈反問:“陛下不是已經召薛恒進宮了嗎?”

              薛恒現在管著鎮南軍,而他裴鄞呈不過是個空有其名的閑散侯爺,有什么好多管閑事的?

              孝昭帝覺得裴鄞呈這是拐著彎兒的又埋怨了他一次,畢竟是他不夠堅定,把兵權給收回去的。

              孝昭帝氣得不行,卻又發不出火來,只能強忍著怒氣問:“愛卿覺得齊王妃和那兩個孩子活著被找到的可能性大嗎?”

              “回陛下,墜落懸崖活著的可能本就渺茫,又過了這么多日,能找到尸骨也是奇跡?!?/p>

              “……”

              愛卿你還是閉嘴吧!

              第253章當面對峙

              裴鄞呈剛走沒多久,京兆尹就派人找到葉絮。

              “謝夫人和謝三少爺到衙門了,請縣主帶著小少爺到衙門走一趟?!?/p>

              他們倒是挺迫不及待的。

              葉絮帶著謝忱一起去衙門,路上,葉絮對謝忱說:“一會兒到了衙門,忱兒記得把耳朵捂好,免得聽到一些難聽的話污了耳朵?!?/p>

              葉絮裴鄞呈(葉絮裴鄞呈)全文免費大結局-葉絮裴鄞呈小說在線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謝忱不以為意,拉著葉絮的手說:“會有人罵娘親嗎?那我也幫娘親罵他們,娘親別怕,我罵人可兇了?!?/p>

              葉絮詫異,問:“你會罵人?”

              齊王和齊王妃就真的不管管他么?

              謝忱點頭,說:“我師父是個酒鬼,他喝醉酒以后罵人可臟了?!?/p>

              葉絮原本還很好奇齊王妃是個什么樣的女子,在聽到她讓自己的兒子拜酒鬼為師后,一切好奇都化作了深深的敬佩。

              齊王妃果真是舉世無雙的奇女子!

              謝秦氏和謝柏楊一早就來了衙門,昨日他們到京兆尹報官回府后,聽說裴鄞呈帶著謝忱去了容家,葉絮夜里也沒回家,怕出什么變故,因此早早的來衙門想把葉絮的罪名釘死。

              葉絮和謝忱一到,謝秦氏便迫不及待地說:“大人你看到了吧,她身邊的就是那個野種,這孩子絕對不是謝家的血脈,我們絕對不認!”

              謝忱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無辜的說:“祖母,忱兒是做錯了什么嗎,你為什么要這樣罵忱兒?我聽說,人要積德行善才能長命百歲,若不積口德,可是會口舌生瘡、腸穿肚爛的?!?/p>

              謝忱這話不帶臟字,卻毒的很。

              謝秦氏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她惡狠狠的瞪著謝忱,恨聲道:“小雜種,你敢咒我,小小年紀就這般狠毒,長大了還得了?”

              謝秦氏說著就想動手教訓謝忱,謝忱不往葉絮身后躲,單腿蹦到京兆尹身邊,大聲道:“大人,救命啊,祖母要打死我!”

              “干什么,你們要藐視公堂是不是?”

              京兆尹拍了驚堂木,謝秦氏不甘心的收回手,惡狠狠的啐了葉絮一口:“狐貍精果然生不出什么好種來!”

              葉絮沒有理會謝秦氏,把謝忱抱回來,平靜的問:“不知大人叫臣婦來所為何事?”

              “謝夫人和謝三少爺狀告縣主忤逆不孝、不守婦道,縣主可有什么要辯駁的?”

              葉絮不過是想分家,謝秦氏和謝柏楊卻是要置她于死地。

              葉絮看向謝秦氏,淡聲問:“不知謝夫人有哪些證據可以狀告臣婦犯了這兩條罪?”

              “這個孩子就是證據,叫煜兒來滴血驗親,他絕對不是謝家的骨肉,是你和別的男人亂搞來的!”

              裴鄞呈為什么要認下這個孩子謝秦氏不管,反正這個孩子不是謝家的種,葉絮要把這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帶回謝家,她就要讓葉絮和這個孩子一起去死!

              謝忱聽得皺緊眉頭,想要幫葉絮反駁,葉絮摁著他的腦袋趴在自己肩上。

              這是大人的事,哪能全靠他一個孩子。

              “夫君已經帶忱兒去戶部登記造了冊,忱兒就是我和夫君的孩子,娘要說他不是我們的孩子,應該先寫狀紙告戶部的大人疏于職守,鬧出紕漏,到時為了配合查案,再請侯爺來驗血也不遲?!?/p>

              “你少拉扯別人,戶部的大人和煜兒一樣都是被你這個狐貍精騙了的,你若不是心虛,為何不敢叫煜兒來滴血認親?”

              謝秦氏的聲音比葉絮可大多了,葉絮背過身不讓謝忱對著她,看向京兆尹,讓他做決斷。

              京兆尹見識過裴鄞呈發瘋的樣子,不想這么早把裴鄞呈牽扯進來,清了清嗓子說:“侯爺受召入宮去了,滴血認親之事稍后再說,謝夫人再說說忤逆不孝這件事吧?!?/p>

              在這件事上謝秦氏要說的就更多了,她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個多時辰,等她說完,謝柏楊又補充了幾條,然后說:“大人,我們還有證人?!?/p>

              京兆尹傳了證人,下一刻,姜氏領著兩個婆子和幾個婢女步入堂中。

              “臣婦姜氏,拜見大人?!?/p>

              “你婆婆狀告拱月縣主忤逆不孝,你有什么想說的?”

              “回大人,大嫂和我婆婆的關系確實不大好,自從大嫂進了府,大哥眼里就只有大嫂,還經常為了大嫂沖婆婆發火,婆婆為此氣病過好幾次?!?/p>

              “你婆婆生病的時候都是誰在身邊照顧?”

              “婆婆院中有人伺候,我得了空也會陪著婆婆?!?/p>

              “拱月縣主未曾侍過疾?”

              聽到這里,姜氏飛快地抬頭看了葉絮一眼,她滿臉糾結,像是害怕葉絮生氣,但又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最終搖頭說:“未曾,應該是大哥大嫂太忙了,這也不能全怪大嫂?!?/p>

              姜氏最后還幫葉絮說了句話,顯得她這個二房媳婦又孝順又明事理。

              姜氏說完,跟著她來的婆子和丫鬟立刻跟著附和。

              謝秦氏聽到這里頓時冷哼出聲:“她如果學到老二家的一點兒皮毛,我們家也不至于是現在這樣?!?/p>

              葉絮并不與謝秦氏辯駁,只看著京兆尹說:“我記得按照昭陵律例,與涉案人關系親近或存在利益關系的人說的話都不能作為呈堂證供,需要避嫌?!?/p>

              這也是清官難斷家務事的重要原因,家事只有自己家里人最清楚,但這些人為了各自的利益,只會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說話,外人很難窺得事情的真相。

              “避什么嫌,同樣是做兒媳婦的,我怎么只說你不好,沒說老二家的不好?你拿不出證據證明清白就好好反省自己錯在哪兒了!”

              謝秦氏趾高氣揚的叉腰,好像自己已經贏得了這場官司。

              姜氏柔聲說:“大人,還有一名證人可以作證,她說的話應該是公正可信的?!?/p>

              姜氏說的證人是蘇洛英。

              葉絮也猜的八九不離十,但看到蘇洛英走進來,心里還是忍不住嘆息。

              剛見面的時候,她其實還真挺喜歡蘇洛英的。

              蘇洛英不敢看葉絮的眼睛,上前行了禮便把那日葉絮和裴鄞呈與謝秦氏、謝柏楊起沖突的事說了一遍。

              有了蘇洛英作證,謝秦氏的底氣比剛剛更足了,她瞪眼看著葉絮,問:“現在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第254章娘都是為了你好

              “蘇姑娘所言不假,但她只是在門外聽到的吵鬧聲,并未親眼看到當時的情形,證詞可做佐證,卻不能成為直接的斷案證據?!?/p>

              葉絮一字一句的反駁,謝秦氏哪里聽得進去這種話,頓時撒潑大罵起來,聲音極大,罵的也相當難聽,京兆尹拍了好幾下驚堂木都沒能讓她安靜下來。

              這時一道尖利的聲音傳來:“御史大人、晉安侯到!”

              話音落下,沈御史和裴鄞呈并肩步入堂中,京兆尹連忙起身行禮:“下官拜見沈大人、侯爺?!?/p>

              其他衙差也跟著行禮。

              沈御史走到主位坐下,然后才溫聲道:“諸位請起,本官奉陛下之命,來斷晉安侯府的家務事,大家有什么委屈和訴求都可以盡管說,本官都會如實呈報給陛下,陛下圣明,絕不會讓任何人蒙受不公?!?/p>

              御史位列三公九卿之首,手下掌管的御史臺辦的是重案之上的重案,陛下讓他來斷晉安侯府的家務事,這不是殺雞用上宰牛刀了嗎?

              京兆尹一邊腹誹一邊松了口氣,晉安侯府這攤子事他聽著腦袋都大,委實不知道該怎么判,有人能幫他做主那是再好不過了。

              謝秦氏和謝柏楊卻是吃了一驚,謝柏楊強裝鎮定問:“沈大人是朝中重臣,這等小事怎么能勞煩沈大人?”

              謝秦氏小聲嘀咕:“陛下都下旨讓我兒入贅了,還哪里有公道可言?”

              沈御史耳清目明,看向謝秦氏問:“謝夫人說什么?”

              謝秦氏當然不敢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她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