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溫言陸曜(兩年期滿便離婚)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大結局-溫言陸曜小說全文閱讀-兩年期滿便離婚

              weizuowen 0


                回酒店的路上,溫言坐在出租車上,始終看向車窗外的街景,“盛世影視”四個大字出現在眼簾后,她才收回視線不再去看。

                此時手機響起,是陸曜發來的消息:“睡了嗎?”

                看了屏幕幾秒,再抬頭看向車窗外,已經看不到盛世影視公司大廈。

              溫言陸曜(兩年期滿便離婚)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大結局-溫言陸曜小說全文閱讀-兩年期滿便離婚-第1張圖片-微作文

                她低下頭,唇邊泛起了苦笑,點開微信回復陸曜:“去醫院看完朋友,在回酒店的路上?!?/p>

                “回去后早點睡,明天還要去試婚紗?!?/p>

                “嗯?!?/p>

                她上滑手機看了下兩人這幾天的記錄,相敬如賓,就像準備一起搞事業的合伙人。

                各取所需的婚姻,說是合伙人也不為過。


              第十一章 聲勢浩大的婚禮

                第二天溫言帶著拍攝組走進了陸曜的辦公室,組里的人還不知道他們兩人的關系,她也沒準備公開。

                看到她穿了高領毛衣,陸曜的視線從她領間輕輕掠過,仿佛看到了她領子下那些曖昧的吻痕。

                溫言無意間跟他視線相撞,表面上淡定如蘭,但心跳不斷加快,直到結束拍攝離開辦公室,她的心跳才逐漸恢復平穩。

                接下來的時間,從試婚紗再到兩人一起回湘城見溫家人,一周的時間中,兩人除了晚上不睡一個房間,其余時間他們都在一起。有時候演著演著,溫言都會有種自己真的要結婚的感覺。

                婚禮要辦兩場,一場是在北城。

                溫家人包機到北城,提前一天入住酒店,三天回門酒還要在湘城大辦一場。

                北城這場婚禮聲勢浩大,酒店選在陸氏旗下的七星級酒店。尚氏集團的二公子尚珺彥和宋唐影視總裁晏宋擔當陸曜的伴郎,伴郎團的來頭都很大,其余五個伴郎只有何啟賓是溫言認識的,他是陸曜的保鏢。

                聽說他們之前都是一個部隊的。

                哥哥溫臣好像也認識他們,在她耳邊一個勁地數落:“要不是你嫁給四哥,我今天也得是伴郎團里的一員?!?/p>

                他數落過后又洋洋自得:“不過這伴郎不當也罷,至少待會兒四哥來迎親的時候,得開口叫我一聲哥?!?/p>

                比起哥哥溫臣的喜悅,母親劉蕓卻不是那樣開心:“以前總盼著你能早點結婚,真到了這一天,媽又不舍得你嫁出去了?!?/p>

                溫言知道母親擔心的是什么:“媽,我不是那種會將就的人。你放心,我很喜歡四哥,四哥也對我很好。嫁給他,我很知足?!?/p>

                聽到這話,劉蕓心里稍微舒服點:“言言,要不是三年前那事,媽也不想你嫁那么早,媽就是怕你再出事?!?/p>

                再提到三年前,溫言發現自己已經釋懷:“都過去了,媽?!?/p>

                母親劉蕓去了客廳。

                溫言換上婚紗后察覺到哪里不對,站在鏡子前看著身上這件素紗,她才發現跟她那天試的不是同一款,但是這款素紗比那天試的那件更適合自己……

                “言言,你看什么呢?”作為唯一的伴娘辛冉,腳傷雖然好了,但醫生囑咐了不能穿高跟鞋。站在溫言這個穿上高跟鞋身高竄到一米七五的新娘身邊,她一個勁地撇嘴:“瞧我這個小矮樣,你下次結婚的時候,我一定穿雙恨天高站在你跟前!”

                意識到說了不該說的話,辛冉拍了幾下自己的嘴:“呸呸!絕對不能有下次!不能!”

                溫言一點反應都沒有,注視著落地鏡中自己一襲素紗的模樣,只覺得無比陌生,就連這婚紗,她都穿得很不自在,以至于婚禮全程她都是配合著陸曜迎合親友,像足了一名專業演員。

                換上敬酒服準備去敬酒的時候,陸曜察覺到了她的異常:“是不是累了?”

                “嗯,有點?!迸吭诨瘖y臺前,眼睛微微閉上,“我這幾天大姨媽來了?!?/p>

                瞧見她穿得這般單薄,陸曜眉宇微皺了下,立刻脫下了外套給她披上:“怎么不提前告訴我?”

                “忍忍就過去了?!?/p>

                話音剛落,陸曜就出去了。

                幾分鐘后,一杯紅糖水遞到了她手邊。

                驚訝于他的速度,畢竟這房里沒有看見過紅糖,溫言接到手里喝了一口,問道:“四哥去哪里找的紅糖?”

                “去后廚拿的?!彼麊蜗ス蛟谒媲?,雙手合十搓了幾下,掌心發燙后捂在她小腹處,“這樣是不是會舒服很多?”

                “嗯?!睖匮渣c了下頭,感覺到小腹處的絞痛輕了不少,近距離注視著面前的男人,看到他反復搓手為自己暖小腹……

                有那么一剎那,她會覺得他真的是自己老公。

                “四哥,你別對我那么好,我沒有你想象中那么聰明,我有時候也挺傻的,傻得會分不清真假?!?/p>

                關于那件婚紗,她有問過化妝師,化妝師告訴她,那天試婚紗,陸曜在知道她的三圍和身高后,陸曜就找了他們工作室的首席設計師蘇晴。蘇晴是Z國近幾年大火的新銳婚紗設計師,很多女明星結婚穿的婚紗都是她設計的。

                陸曜抬頭與她對視,寬闊的掌心輕輕揉著她的小腹:“那就傻一次讓我看看?”

                “我以前傻過?!彼男θ葆屓?,“還是覺得聰明點比較好?!?/p>

                傻過表示曾愛過……

                出去敬酒的時候,溫言全程都披著陸曜的黑色外套。

                陸曜護妻擋酒,不讓溫言碰一滴酒,其間還會低頭在她耳邊問能不能撐得住。

                溫家人也都觀察著陸曜的舉動,看到這個姑爺對女兒還不錯,劉蕓和溫山懸著的心總算落了下來。

                倒是溫嵐那桌沒人議論,大家都知道當初最有希望嫁給陸家老四的是她,怎么都沒想到會是溫言。

                溫嵐表面上笑意盈盈的,但私下里沒少埋怨溫言,說是這個侄女搶了自己男人。

                ……

                敬完酒后,溫言體力不支,剛走到電梯口,身體就已懸空。

                陸曜將她攔腰抱起,走進電梯。

                溫言抬起眼,凝視著他這張棱角分明的輪廓,有那么一瞬間,她會覺得這張臉有些熟悉:“四哥,你三年前去過紐約嗎?”

                問罷她就又笑了,三年前他好像還沒退伍呢,哪里是能隨意出國的。

                陸曜想回答時,她已經閉上眼睛,嘴角微抿上揚,只有眉心還有些擰緊。

                到了客房,她已經睡著。

                將她放在床上后,陸曜低頭吻了下她擰緊的眉心,沉聲說道:“去過?!?/p>

                ……

                晚上回了陸家,陸曜提前放了話,沒有人敢鬧洞房。

                陸家燈火明亮,溫言睡了會兒后下樓,看到寬敞的客廳里一片狼藉,撲克牌扔得滿桌子都是。她正想收拾,送完朋友的陸曜回來了,阻止了她:“去休息,一會兒有人過來收拾?!?/p>

                知道他是擔心自己的身體,溫言先放下了手中的牌:“四哥,我沒你想象中那么嬌弱,要是太疼的話,我早就吃布洛芬了,你那紅糖水可緩解不了痛經?!?/p>

                陸曜將她抱上樓,門關上后順便將燈調成暖色燈,襯得室內有些曖昧,溫熱的掌心覆上她的小腹:“現在還疼嗎?”

                “謝謝四哥,早就不疼了。今天就是太累,身子乏導致的?!?/p>

                “以后累了就告訴我,不要硬撐著?!?/p>

                “嗯?!?/p>

                他口中濃重的酒氣噴灑在鼻間,應該是喝了不少酒,溫言沒有招惹他,乖乖地上床睡覺。

                陸曜洗完澡剛上床,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響個不停,溫言拿起手機遞到他手邊:“接吧?!?/p>

                剛才他在浴室洗澡的時候,手機振動聲就沒有停止過,如果他始終不接,阮央估計會打一夜。


              第十二章 謙遜有禮

                陸曜接完電話再回來時,溫言已經睡著了。

                她倒是一點也不在意新婚老公接聽其他女人的電話,還很支持一樣。

                他輕輕地離開了臥室,將門關上去了書房。

                翌日。

                溫言起床后和陸曜一起去前廳給公婆斟茶,阮央也在,在陸家人跟前一副乖乖女的模樣,一口一個四嫂,叫得十分甜。

                林英能看出來小兒子眼里有溫家這個姑娘,但溫言的眼神令她這個過來人看不透,許是兒子更愛人家吧!

                跟老婆不一樣的是,陸萬林是打心眼里待見這個小兒媳婦。跟溫老是幾十年的交情,這次兩家能成為親家等于親上加親。

                大兒媳婦容璐是最近炙手可熱的華視獎影后,演技好,性子直爽,不像陸家這幾個兒子都是悶葫蘆。

                容璐早就感覺出來阮央喜歡老四,每次來陸家,這個看起來乖巧的小姑娘都對自己各種示好。巧的是,她就是不待見這種太過自作聰明的女孩,聰明可以,但聰明過了可就不受歡迎了。

                所以比起阮央,容璐喜歡溫言更多一點。

                第二天,溫言和陸曜一起啟程回溫家。

                湘城比北城潮濕,偏南的城市總是給人一種霧蒙蒙的感覺。

                一下飛機,溫言就解開了脖子上的圍巾,頸窩處幾處吻痕,是早上她特意揪出來的。

                溫家人放了鞭炮迎接,陸曜下車后就被溫臣和湘城這邊的一幫戰友給圍住。他穿過人群和溫言對視了幾秒,彼此都心照不宣地用眼神告別。

                跟在北城的婚禮不同,溫家的回門酒各種奢侈。

                溫家經商,在當地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家中主營紡織業,也涉及房地產,溫山只有這么一個女兒,自然是大擺宴席。

                陸曜連著被灌了不少酒,溫言看到他走路都不太穩,開始幫他擋酒。

                這次陸曜竟沒攔,任由她擋。

                喜宴結束,親朋好友陸續離開后,他們先回樓上的客房換衣服。溫言剛解開旗袍的領扣,腰就被一雙有力的手摟住。

                “四哥……”溫言還不適應這種越界的親密,內心有些排斥,“我還沒準備好?!?/p>

                他的呼吸灼熱,掌心也燙得厲害,窗簾還沒拉,雖是頂樓的落地窗,但溫言還是放不開。

                陸曜埋頭在她頸窩,張口在她揪的印記上方用力一吸。

                溫言護住領口,抬手推他。

                陸曜拽起她的手腕,將她拉進了旁邊的浴室里。門一關,他把她抵到洗手臺前,用力捏起她的下巴,拇指揉搓她自己揪的吻痕,低頭張嘴,在她鎖骨處用力一吸:“你的吻痕太假,男人只喜歡往下吻,這是慣性?!?/p>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