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完結版小說(卜煢邊霽)-(卜煢邊霽)最新章節閱讀

              weizuowen 0

              她還是跟以前一樣這么敏銳。而他也是那么沒出息。

                邊霽嘴硬:“真的沒事?!?/p>

                卜煢瞪著他看了一會兒,突然上手去抓邊霽的衣服,邊霽下意識想要推拒,卻正好牽扯到胸口肌肉,疼得擰了擰眉。

                卜煢趁機拉開他外套,一邊去拉扯他里面的衣服,一邊嘟囔:“你是不是身上受傷???哪里???”

                她是一點都不覺得這樣做不合適嗎?

                邊霽內心哭笑不得,搖搖頭舉雙手投降:“好了,我給你看,你別再扒我衣服了?!?/p>

                卜煢乖乖收回手,看著他,耳根子通紅。他一說,她才意識到自己這樣很不雅觀。

                坐回到沙發上,卜煢率先準備好了滿滿一只醫藥箱,眼巴巴地看著邊霽脫衣服。

                目光灼灼,邊霽被盯得頭皮發麻,小心翼翼脫衣服的時候難免牽扯到受傷的肌肉,可是邊霽都沒顧著疼了,只在這種視線下覺得自己特別窘迫。

                衣服脫下來,卜煢一看見邊霽胸口的淤青,愣了愣,隨即眼眶就紅了。

                她自己出事都沒有一點覺得傷心委屈,反倒看邊霽受點皮肉傷就難受了。

                邊霽受不得她紅眼睛,嘆道:“真的沒事?!?/p>

                卜煢擰著眉,小心伸手去觸碰淤青:“哪會沒事,又紅又青,你明天如果疼得厲害,搞不好還是肋骨裂了,這個胸透第一時間還拍不出來,得養個一兩周才能拍出來,行動不方便,可痛苦了?!?/p>

                比這更重的傷邊霽都受過,對他來說這不算什么,卜煢柔軟的手指輕輕一碰,邊霽感覺觸電似的,居然疼得心臟都牽扯了似的——觸及靈魂。

                “這份工作很辛苦吧?!辈窡p聲問。

                邊霽垂眸看她的眼睫毛,低低應:“有點?!?/p>

                卜煢“嗯”了一聲,找膏藥準備給邊霽貼上,就聽見邊霽又低啞著嗓子低輕聲接著說:“但是值得?!?/p>

                卜煢手一頓,眼眶泛熱,什么話都沒說,只是點點頭。

                辛苦,但值得。

                她懂。


              第23章 南城F4

                次日清晨,一夜無夢好眠,卜煢從舒爽的睡眠中起床,迷迷瞪瞪睜眼就看見陌生的裝飾,以及空蕩蕩的書架,才恍然自己身在何方。

                她換上衣服出來洗漱,就見餐廳餐桌上已經布好了早餐,而邊霽正在客廳陽臺旁的跑步機上跑步,高大的身子在跑步機上健步如飛,戴著耳機,額頭綁著止汗帶,沉重的粗喘著,跟一頭豹子一樣,每一聲呼吸都重重敲在卜煢的心頭,連帶他從發梢落下的汗水一同,讓卜煢瞬間滿臉通紅。

                卜煢移開視線,輕咳一聲。

                邊霽聽到卜煢的動靜,將跑步機關上,摘下耳機看過來,他微喘著長呼出一口氣,問:“起床了?早飯在桌上?!?/p>

                卜煢撓撓臉,看了眼墻上的鐘:“現在才七點半……你不是下午才上班嗎……我還想著給你做早飯來著?!?/p>

                “例行晨練都是五點半起床。今天起得算晚了?!边呾V繞過卜煢往衛生間走。

                卜煢問:“你胸口的傷呢?就起來鍛煉?!?/p>

                邊霽回頭,沖她笑了笑:“有卜醫生的悉心照料,已經沒事了?!?/p>

                才不是沒事呢,只是沒大礙吧。卜煢不贊同地看他。

                邊霽無奈笑了笑,轉移話題問:“幾點上班?”

                “八點半……”

                邊霽扭頭看了她一眼:“那快去吃早飯,過會送你去醫院?!?/p>

                “不用了,地鐵更快?!辈窡卮?。

                邊霽一想,開車還得堵車,的確是這個道理,就沒再堅持。

                卜煢不好意思地低著頭吃早飯,琢磨著自己一大早洗完臉素面朝天的,都沒打扮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不好看。以后要是素顏得避著點邊霽。

                她又偷偷瞄了眼洗完臉從衛生間出來的邊霽,額頭和發梢還帶著水珠。他就穿了件運動背心,露出寬碩的肩和肌肉線條漂亮清晰的手臂,不是非常健碩的肌肉,卻漂亮極了。

                卜煢作為一名醫學生,最喜歡這樣的人體肌肉結構,更別提上面還帶著滿滿荷爾蒙的汗水。

                卜煢有點垂涎欲滴,急忙低下頭喝粥。

                邊霽注意到卜煢的視線,扭頭看了眼卜煢,心里暗想,是不是跑完步汗臭熏到她了?下次還是得再起早一點,免得自己這么不干凈的樣子被她看見。

                兩個人都避開與對方直視,心里默默感慨著。

                醫院定制的錦旗到貨了,網店還是徐佳給找的,發給了院長。文案是劉教授親自寫的,非常誠懇的一句話,比起董遼的黃段子正兒八經多了。

                卜煢盯著癱在桌子上的錦旗,念了遍上面的感謝詞,點點頭:“‘感謝人民警察,捍衛醫學尊嚴’。教授,會不會太正了?”

                “誒,醫院出面送的,當然得正?!痹洪L笑瞇瞇地說道。

                劉教授坐在一旁沙發上點著頭喝茶,對卜煢招手:“小煢啊,辛苦你了。我這條老命是你救的,以后你有興趣讀博,就跟著我,怎么樣?”

                卜煢眼睛一亮,隨即又不好意思起來,謙虛道:“這……我怕我考不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成績。你們王老師早告訴我了,你沒申請過獎學金,可不代表你拿不到?!?/p>

                卜煢撓撓頭:“我是本碩連讀的,沒考過研……”

                “很簡單的,筆試過了,還怕我不要你嗎?”劉教授擺擺手。

                院長笑道:“小卜你就別推辭了。要是你不想讀博,就罷了,要是想讀博,心外還有哪個老師比劉老更權威的?”

                老師們都這樣說,卜煢就不再推辭,點了點頭答應下來。既然有這個機會了,那她就要更加努力。她只能依靠自己,想要走得更遠,就必須讓自己站得更高。

                昨晚南城區公安局抓了十六名癮君子,八名賣淫人員,以及四名毒販子,其中一人還帶著槍。

                這算是干了一票大的,刑警大隊連夜審問,馮銳意一整晚都沒睡,上午在單位休息室的下鋪睡了幾個小時,就起來繼續干活。

                邊霽下午來上班的時候,正好是他起來繼續灰頭土臉地,跟喪尸一樣行走,往審訊室去的模樣。

                邊霽正要去自己隊,看見他迎面走過來,便順口問了句:“拿槍問出出處沒?”

              完結版小說(卜煢邊霽)-(卜煢邊霽)最新章節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一整宿沒睡就跟他磨呢,那是個硬柿子,根本撬不開他嘴,就這樣大眼瞪小眼不睡覺也不說話,一直要抽煙?!瘪T銳意打了個哈欠,頭疼。

                邊霽擰眉:“是想壓壓癮吧?”

                “嗯。唉,你哥哥我苦死了,現在又要去跟那光頭面面相覷了?!?/p>

                邊霽:“不記得有你這個哥哥?!?/p>

                馮銳意又打了個哈欠,拍拍他肩膀,往辦案區走。

                邊霽徑自穿過走廊往后面棟樓走去,他要去練習射擊。

                董遼剛到單位,從停車場過來,直接從側門進來,看到邊霽就跟上來勾肩搭背:“誒,邊霽,聽隊長說今天下午第一醫院的院長會帶上次救的那人質一塊來送錦旗,媒體要來跟拍的,你打扮精神點?!?/p>

                邊霽一下頓住了腳步,側身擰眉看他:“……你去吧?!?/p>

                “我當然也是要去的啦,隊長讓我們倆一塊兒,代表咱們隊去?!倍|說著,理了理自己的衣領,腳一蹬齊,敬了個禮,“怎么樣,帥不帥!”

                邊霽:“這么臭美,做什么?”

                董遼朝他拋了個媚眼:“你可能沒看仔細,我用望遠鏡看得一清二楚,人質,咳,就是那小姑娘,白白凈凈,挺漂亮的,留個好印象,沒準,嘻嘻嘻?!?/p>

                邊霽斜了他一眼,沒吭聲。但那眼神里明顯不是什么好的意思,董遼一眼便被他看毛了,嘟囔著:“也是,你跟我旁邊杵著呢,人家也不會看得上我。嘖,帥哥當什么警察,真煩?!?/p>

                而且他們南城區分局,帥哥還不少。

                就說特警大隊,新來的大個子,段恩泓就人模狗樣的,邊霽更是出類拔萃的那個。

                刑警大隊還有個馮銳意,那小模樣長得精致,跟韓國愛豆一樣。當然,董遼覺得自己也不錯。

                他自稱,南城區公安局F4。

                并沒有人在意。

                邊霽心頭有些亂,壓著心緒沒搭理董遼,去射擊場打了十槍,1個6環,7個8環,2個9環。沒有一個10環。成績算穩定,但作為一名狙擊手,這成績不算好。

                他放下氣槍,摘下耳罩和眼鏡,董遼正好到射擊場找他:“誒,別練了,人來了?!?/p>

                早上剛見過面的人,下午就在工作場合見到了。邊霽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也沒跟隊長求情自己不出面,竟有些隱隱約約的期待,想看看卜煢知道他原來是開了那一槍,救了她的狙擊手的表情。

                卜煢從醫院的公務用車下來,有些忐忑。她知道這是邊霽所在的單位,他應該已經來上班了??吹阶约和蝗怀霈F在公安局,他應該會很驚訝吧?

                緊跟在院長和院長秘書身后,卜煢沉默地緊跟著,甫一下車,局長跟特警大隊隊長就從局里出來歡迎。等在局里的記者立刻跟著出來拍照片做記錄。

                寒暄客套一個來回之后,院長對局長和隊長介紹卜煢。

                “這就是自愿跟劉教授換下來的那個女孩子,叫卜煢,C大研究生。是劉教授牽頭的研究室下面的研究生,導師是劉教授的學生,王教授?!?/p>

                “哦哦,高材生啊,以后也是以為優秀出色的好醫生!”

                卜煢最怕這種被人尬夸的客套場面,硬著頭皮微笑點頭謙虛,她覺得自己跟牽線木偶一樣尷尬。

                幸而警察們都是雷厲風行的人,很快就把他們帶到了會議室去。

                “這次參加救援的狙擊組兩位成員都在會議室,是他們倆在最后關頭一槍擊斃犯人的,特別是主狙擊手,我們南城區分局這么多年,第一次見到能力這么強的狙擊手,還很年輕?!?/p>

                “青年才俊啊,青年才??!”

                卜煢根本聽不進去領導們在講什么,倒是路過大廳上掛著的人員照片墻的時候,稍微頓了頓足,略微掃了幾眼想看看邊霽。不想邊霽的照片第一眼沒找到,倒是找到了下面一排的一張熟悉面孔。

                馮銳意?

                他怎么也當了警察?還在這里?

                刑偵大隊骨干警員。

                卜煢微微勾起嘴角,覺得時間真是奇妙的東西。馮銳意那不著調的性格,居然能當刑警,真是意料不到。不過也是,邊霽那種叛逆少年,能當上特警,也很神奇。

                馮銳意跟邊霽初中開始就是好朋友,如今還能在一個單位工作,真的是基友情深了。

                她加快兩步跟上領導,進了會議室。


              第24章 原來是他

                會議室內早擺好了相機,就等送錦旗擺拍了。

                卜煢手里拿著錦旗,手心里都攥出了汗來。她不擅長應對鏡頭,更不喜歡出風頭,如今要她在媒體鏡頭前把錦旗送給救了自己的狙擊手,還得背幾句之前準備好的感謝詞,她一想,頭都要大了。

                更令人意料不到,頭快炸了的事情出現了。

                卜煢緊趕慢趕跟進了會議室,一眼就看見站在主席臺下邊,挺直站立著,一身警服,肅著臉的邊霽,他身邊站著一個陌生面孔的年輕特警。

                除了媒體,整個會議室里,就站著倆穿著制服的人,其中一個就是邊霽。

                卜煢站在門口,頓住了腳步,心里一下子就慌了。

                不會吧……難道……

                就聽局長笑瞇瞇地跟他們介紹:“來來,李院長,小卜啊,這兩位,就是參與這次救援任務的狙擊組成員,這位,叫董遼,是副狙擊手,站在他身旁的,就是這次救下小卜你的功臣,主狙擊手,邊霽?!?/p>

                卜煢手里緊緊握著錦旗,表情僵硬地順著局長的手勢看過去,跟邊霽望過來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那個眼神,看似云淡風輕,卻蘊藏著復雜的情緒,帶了點郁悶困擾,還有一絲絲的羞赧。

                卜煢跟他眼神交匯,大眼瞪小眼,忍不住笑了,眼里帶上了笑意。

                領導寒暄完,卜煢適時接上話茬,伸出手:“兩位警官好,我是卜煢,感謝你們救了我?!?/p>

                董遼離卜煢近一點,伸出手與她相握,燦爛地笑道:“哪里哪里,保衛老百姓是我們該做的?!?/p>

                邊霽站在董遼身邊,木著臉,冷眼低垂看著兩人相握的手,臉色陰沉。

                松開董遼的手,卜煢往邊霽靠近一步,伸手,邊霽木著臉,眼神向下打量了一眼卜煢的手,抬手緊緊握住卜煢的手,寬厚溫暖的干燥大手握住卜煢,微微用力,讓卜煢心尖一顫。

                她還沒說話,就聽見邊霽冷聲:“不用謝。我必須做的?!?/p>

                卜煢心里漏跳一拍,抬眼訝異地看他,邊霽卻恰巧移開視線,掠過卜煢的頭頂直視前方,不與她對視。卜煢看見他的耳根子微微泛紅,心里松了口氣。

                邊霽一向不喜歡表達內心的情感,可能現在也很不適應這種冠冕堂皇的場面。

                松開手,卜煢輕輕點頭,扭頭看了眼院長,接收到院長笑瞇瞇的眼神里的暗示,她緊張地舔了舔唇,換了個角度,讓自己和邊霽都能被鏡頭拍到,將錦旗展開。

                邊霽一眼就看到紅色天鵝絨材質的錦旗上那幾個金色大字:“致南城區公安局特警大隊,感謝人民英雄,捍衛醫學尊嚴——浮城第一醫院?!?/p>

                真長。他微不可察地擰眉。

                “咳,謝謝特警大隊,謝謝南城分局,救了我?!辈窡φf道,雙手握著錦旗遞給邊霽。

                縱然再不想演這種戲,但是卜煢給的東西不能不接,邊霽只能冷著臉,抿緊嘴角收下:“不用謝?!?/p>

                “好!感謝感謝!”院長鼓掌大聲叫好。

                領導們其樂融融,之后又是一套官方的說辭和交流。

                底層小兵們,如卜煢,邊霽和董遼,則被領導們以“年輕人交流一下”歡送出了會議室。

                出了會議室,三人才放松下來。

                董遼抹了把額角的虛汗,嘆道:“哎喲,這場面太難堪了?!?/p>

                “我看你倒是樂在其中?!边呾V說道。

                “嗯?我有嗎?”董遼直起腰桿,打量邊霽:“倒是你,卜小姐,你認識他嗎?”

                卜煢一怔,傻愣愣地看著邊霽,不知道自己該回答什么比較好。

                眼看著卜煢愣住了,邊霽眼神冷下來,不悅地對董遼說道:“你煩不煩?!?/p>

                “董警官為什么這么問……”卜煢聰明地將問題還給董遼。

                董遼一擺手:“嗨,邊霽認識你啊。你要是不認識他,那說明這家伙就是暗戀你,是跟蹤狂?!?/p>

                邊霽斥道:“說什么呢你!”

                卜煢滿臉張紅,急忙解釋:“我認識他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董遼咧嘴一笑:“卜小姐,你們倆什么關系???”他號稱特警大隊頭號八卦分子,特別是關于邊霽的八卦,太難挖了,董遼更是熱衷無比。

                邊霽這人,父母離異,但是父母兩頭都是資產億萬的商圈大鱷,以后父母兩邊的資產都給邊霽一人繼承,他怕是能直接進國內富豪榜,享受別人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

                可是偏偏家里這么殷實的貴公子,考進了南城區公安局當了一名特警,還成為了優秀的狙擊手,跟苦行僧一樣除了訓練就是出任務,沒有別的業余生活的樣子。

                董遼雖然跟邊霽平時在一起的時間多,但是對邊霽這人私底下的模樣和過往的情況一丁點兒都不知道。而最了解邊霽過去的人,局里也就馮銳意了。

                偏偏馮銳意雖然看熱鬧不嫌事大,對邊霽卻是忠心耿耿,什么事情都不透露。

                如今能找到一個卜煢跟邊霽是舊識的八卦,董遼就來勁了。

                邊霽無語:“董遼,你事情很多嗎?”

                “就聊聊嘛?!倍|委屈道。

                卜煢看了眼邊霽,對董遼回答:“我跟邊霽從小就認識?!边@還是當時邊霽的回答,卜煢覺得自己這樣回答,他應該不會生氣吧。

                董遼這個嘴欠地立刻驚呼:“是嗎?可是邊霽告訴我,你們倆不熟誒?”

                “董遼,滾遠點!”邊霽氣得罵道,匆忙去看卜煢的表情。

                卜煢仿佛有些訝然,嘴唇翕動,卻沒有說話,倒是輕笑一聲,嘴角帶了絲苦澀。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