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nprt"><address id="fnprt"><listing id="fnprt"></listing></address>

        <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form id="fnprt"></form>

              <form id="fnprt"></form><span id="fnprt"><th id="fnprt"><th id="fnprt"></th></th></span>

              沈幼宜謝錦安美文賞析完整-沈幼宜謝錦安免費閱讀

              weizuowen 0

              皇后冷哼一聲,根本不想搭理她。

              裴老夫人見狀,連忙爬到沈幼宜的腳邊拽進她的衣腳,顧不上顏面,只哀求道:“幼宜啊,都是我的錯,是我豬油蒙了心,你不是一心愛慕我侄兒嗎?今后我愿為你當牛做馬,絕不欺辱你半分,只要你肯回來!”

              沈幼宜蹙眉退后幾步,冷眼掃過裴老夫人期望無比的神情。

              “真是狗咬狗的一出好戲?!?/p>

              她絲毫不想與裴老夫人多說什么,高傲地抬起下顎看向一旁跪地的曹婉兒,冷聲道:“曹婉兒,我當初叫你一聲師姐是敬你比我年長,可這些年你冒充我的名義,敗盡了圣醫谷的名聲此事我定會秉明師父,讓他將你逐出師門!”

              聞言,曹琬兒徹底癱軟在地。

              裴北更是錚怔愣不已,緊握著雙拳地不敢去看一旁的沈幼宜。

              ——原來,她竟才是醫圣傳人!

              錯了,是他錯了!

              三年前,她是真的一心一意待他,每日熬湯煮藥、為他與姑母調理身子、從茶水到房內安神的熏香,一件件瑣碎的小事……

              這些年他自詡聰明,清高自負,若她只是一介普通的醫女,又怎能幾次三番救得了他?!

              謝錦安蒼白了臉,黑眸斂下,他已經無顏再面對她。

              他看向公堂高位之上的皇帝,拱手沉聲道:“是臣之過,姑母年邁,只求陛下懲治臣一人?!?/p>

              話落,眾人嘩然,圍觀的百姓都沒想到事態會發展至此。

              皇帝看著拱手請罪的謝錦安,陰沉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你欺辱我師妹的賬,朕稍后自會與你清算!”

              說罷,他拂袖走至高堂之下,冷眼掃過眾人,視線落在蘭妃身上。

              蘭妃接觸到皇帝冰冷鋒利的視線,嚇得軟到在地。

              ——完了!

              然而皇帝只冷哼一聲撇開了眼,似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帝王的視線最終定格在一旁盡量降低存在感的曹尚書身上。

              皇帝怒斥——

              “曹尚書,這就是你說的宰相府包庇罪犯?曹琬兒冒充醫圣傳人、污蔑朕的師妹偷人、下毒、又教唆挑事、將事情大鬧上公堂,這就是你養的好女兒?!”




              第12章

              曹尚書脊背一涼,驚恐拱手回道:“陛下,一切都是臣教女不嚴,臣有罪!”

              說著,他走到曹婉兒的面前,毫不客氣地一巴掌甩過。

              “逆女!你告訴我宰相府包庇罪犯,罪犯在哪?我就是聽信了你的鬼話,才讓黛小姐蒙冤!”

              “圣醫谷的妙手丹仙那是何人,也是你能隨意冒充的?不知廉恥!枉我悉心教導,今日起,你我父女二人便斷絕關系,不準再踏入我尚書府半步!”

              曹婉兒怔愣地捂著被打疼的右臉,不可思議地喊道:“爹爹,我可是你親生的女兒!”

              可曹尚書急著微挽回自己的官位,哪里還顧得上這么一個女兒。

              他轉身向高堂之上的皇帝跪下,凄聲道:“陛下,臣已與此女斷絕父女關系,請陛下開恩寬恕我尚書府罪責!”

              謝錦安微駭,眼看著皇帝稍微緩和的臉色再次沉下。

              他知道,皇帝一向不喜推脫罪名的臣子,為臣為君,擔當二字何其重要。

              謝錦安再次請罪,態度更加誠懇。

              他甚至主動摘去烏紗帽,拱手秉聲道:“臣再請罪,謝錦安斷案失責、識人不清,自請剝去官職謝罪?!?/p>

              沈幼宜睨眼看向褪去官帽的謝錦安,抿著淡唇沒有說話。3

              “陛下,一切都是民婦的過錯,與裴大人無關,你要罰就罰民婦,民婦一介布衣,死不足惜,但裴大人他滿腔抱負,熱忱為民,是不可多得的好官啊陛下!”

              裴老夫人不停在地上磕頭,額頭上磕出血印也沒有停下。

              衙門外,百姓交頭接耳后也紛紛跪下替謝錦安求情。

              沈幼宜看著這一切,已經了然。

              謝錦安或許不是一個好夫君,但是斷案一職,他確是有些能耐。

              皇帝蹙眉,這一幕他萬萬沒有想到。

              凝眼看向沈幼宜,問道:“師妹既是受害人,覺得朕該如何處置?”

              沈幼宜微楞,在圣醫谷時,師兄便處處想著她,袒護她,如今自己受委屈更是親自出面……

              只是這一次她沒有想到師兄居然將這個問題扔給了自己。

              裴老夫人看向沈幼宜,再顧不上顏面,哀求道:“沈幼宜,過去是我錯怪了你,我不求你原諒,但你若對遠兒還有半分情意,便切不能讓他——”

              “姑母!”

              話沒說完,便被謝錦安蹙眉打斷,他如今有何理由讓她饒恕。

              謝錦安高傲而深邃的眼眸看向沈幼宜,一時之間,四目相對。

              沈幼宜冷冷瞥開他的視線,她與他的情意早在一紙休書中,斷的干凈。

              她淡淡道:“一切皆由陛下定奪?!?/p>

              皇帝點了點頭,于高堂之位撩袍而坐,威嚴宣判——

              “大理寺卿謝錦安斷案不明,官降三階,罰三年俸例,責五十仗,以儆效尤!”

              “刑部尚書曹沖,聽信讒言,教女不嚴,幸而及時止損,官降一階,罰兩年俸例,責三十仗!”

              “曹婉兒,冒名頂替她人身份,心機狠毒,杖責八十,逐出盛京城,永世不得回京!”

              “裴秦美,為長不尊,惡意誹謗,狀告不實,但念其護侄心切,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逐出盛京城,永世不得回京!”

              話落,公堂之上眾人下跪。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沈幼宜謝錦安美文賞析完整-沈幼宜謝錦安免費閱讀-第1張圖片-微作文


              第13章

              沉冤昭雪,蒙灰的明珠終得見日光。

              一切塵埃落定。

              ……

              宰相府中,美人臥榻。

              沈幼宜側身枕在薄衾上小憩,一身琉璃色紗裙懨懨墜地。

              似是夢到了什么可怖之事,她緊閉的眼睫之上黛眉微蹙。

              隨著‘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

              沈幼宜的睡眠一向很淺,被驚醒的她倉促起身。

              她剛想開口解釋自己并非故意睡過了頭,才發覺這里已經不是公堂,更不是裴府,來人也不是謝錦安,而是她的二姐黛嫻瑯。

              “小妹,可是又做噩夢了?”

              黛嫻瑯一身官袍,像是剛剛下朝回來,她端著膳食走進,步態輕盈。

              “二姐,我……”

              一瞬間,沈幼宜的語氣有些哽咽,她像個孩子一樣撲進二姐的懷里,緊緊環住。

              黛嫻瑯低頭看她的模樣,又是無奈又是心疼:“你的心底可還是惦記著他?”6

              沈幼宜微楞,久久沒有說話。

              她與他的情意早被他一封休書斷的徹底。

              所謂惦記,不過是割舍不斷那個曾經為了謝錦安不顧一切的自己罷了。

              想著,她搖了搖頭,心中情緒復雜萬分。

              “若是不惦著他,夢里又為何叫著那負心漢的名字?”

              黛嫻瑯哄著自家小妹松開手,將膳食輕輕放在了矮桌上,道:“謝錦安如今被削了官階,挨了五十板子,還日日在咱們宰相府守著,你可不能因為心疼就去見他?!?/p>

              沈幼宜搖頭一笑,家里三個姐姐都以為她還忘不掉謝錦安。

              可她忘不掉的只是自己那三年的付出罷了。

              她也從未想過要和重歸于好,一別兩寬、各自安好,時間總會淡掉她心頭的那抹煩悶。

              見妹妹沒有說話,黛嫻瑯沒有再問。

              而是轉身朝她招手道:“不說這些,府里下人說你近日都沒有好好吃過東西,這是我吩咐廚師特地為你做的銀耳羹,趕緊趁熱吃了?!?/p>

              沈幼宜心底觸動,點了點頭。

              她端起羮碗,小小抿下一口,一股熟悉的味道便在唇齒之間留下。

              黛嫻瑯溫柔地撫了撫她的頭,兀自嘆道:“今日上朝之時,源城傳來消息,鬧了嚴重的水澇?!?/p>

              “水澇?”沈幼宜微楞。

              黛嫻瑯身為朝廷御史,為此事也是憂心忡忡:“陛下已經遣人百里加急處理此次災害,只是又不知這次要死多少百姓?!?/p>

              聞言,沈幼宜手中的羹湯頓時就失了味道,身為圣醫谷傳人,她十分明白水澇一發,源城之地便易生瘟疫。

              黛嫻瑯見她失了神,便道:“今日盛京街上可算熱鬧,圣上特地開放了今日的宵禁為源城遭遇水澇的百姓祈福,你可要一同去看看?”

              沈幼宜點了點頭,二姐是想她多出去走走散散心。

              出宰相府時。

              一個蕭瑟落寞的背影出現在沈幼宜的視線中。

              謝錦安站在宰相府的正門口,著一身單薄的黑衣,如松柏一般一動不動地佇立在側。

              家丁拿著掃帚走出,轟趕著人:“趕緊走!你一個被削了官階的人老賴在我們宰相府作甚,我們家小姐是不會見你的!別白費力氣了!”

              掃帚打在謝錦安的傷處,他吃痛悶哼,但依舊紋絲未動。

              黛嫻瑯冷哼一聲道:“這負心漢每日辰時來,酉時去,倒是堅持,若是當初有待你這半分心思,也不至于落得這般田地?!?/p>

              沈幼宜腳步微頓,收回視線,看向黛嫻瑯,只輕聲道:“二姐,我們走后門出吧?!?/p>

              第14章

              入夜,盛京街上。

              秋寂的月色淡淡地散在紅磚綠瓦之上,樓閣飛檐鱗次櫛比。

              街上人來人往,荷葉燈籠各色高掛。

              沈幼宜一身白色琉璃紗裙在人群之中,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曾記得幾時,她那晚走在這街上時,正是遍體鱗傷地要回裴府。

              想及此,她自嘲一笑。

              “小妹,怎地突地這般笑?”黛嫻瑯站在她的身旁,臉上寫滿了擔憂。

              “沒什么二姐,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鄙蛴滓似^看向她,搖了搖頭。

              黛嫻瑯一向聰明,自己妹妹一說她便知道是什么樣的往事。

              但她也沒有再問,而是試著去轉移妹妹的注意力。

              “小妹,你看那個荷葉燈好不好看?”

              順著二姐的手指所指,沈幼宜抬眼看去。

              然后她卻沒有看到那個荷葉燈,而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俊臉——謝錦安。

              心慌的一下下沉。

              沈幼宜怔愣地看著對面的人,攥緊的手心冰冷。1

              謝錦安頭戴官帽、一襲玄衣,鷹隼般的黑眸緊盯著她,

              他該是今晚在此處當差,恰好撞見了她……

              黛嫻瑯沒有得到妹妹的回應,她順著沈幼宜的視線看去,竟是那負心漢謝錦安。

              謝錦安繞過人群,大步朝她而來。

              “宜兒?!鄙ひ羯硢?,像是繞盡了思念。

              沈幼宜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蹙眉疏離道:“裴大人,你我已經沒有任何關系,請莫要隨意稱呼我的閨名?!?/p>

              黛嫻瑯看向謝錦安時,溫柔的眼眸驟冷:“裴大人離我家小妹遠一點才好,莫不是忘了幾日前陛下和皇后娘娘的盛怒?”

              句句鏗鏘,謝錦安攥了攥右袖邊的紋繡,眼眸微斂:“裴某無意冒犯,只想問相府四小姐一句話?!?/p>

              說罷,男人漆黑的眼眸看向沈幼宜,眼神之中的柔意幾乎快溢出來。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

              国产91熟女一区二区三区_www色色_99久久精品国产免费一区_国产毛片高清视频